易易亲

类型:VIP会员剧地区:冰岛发布:2020-11-30

易易亲 剧情介绍

易易亲今天可是开学第一天,易易亲要是迟到了,那可就要丢人了。所以两个少年和一头扛着包裹的黑熊飞也似地朝学院大门跑了过去。虽然怀疑,但艾迪可没有胆量,也没有自信能够在刚才那种爆炸之中存活下来,于是急忙急停下脚步,身子一窜,朝另一边翻滚了过去。

艾迪在射出火球的同时便已经朝反方向跑开,但是依旧被爆炸的气浪吹的摇晃了一下,脚下不稳,差点摔倒。可是当他们来到学校大门的时候才发现,易易亲真的没有那么必要着急,易易亲因为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群新入学的学生,将学校门口塞得满满的,每个学生都要签名登记,非常繁琐。所以一直到了十点多钟,他们两个才顺利的进入学院内部。值得一提的是,按照学院规定,战宠平时是不能跟学生待在一起的,有专门饲养战宠的地方。只要缴纳相应的费用便可以将战宠存放在那里。只有在假期或者休息日可以离开学校的时候才能将战宠取出带走。而且,任何战宠,不管什么原因,如果敢在学院里撒野,伤害到其他学生的话会被立刻处死,学生也会被直接开除。程智的肥仔可不是战宠,在听到守门的学生兵的要求之后,程智将肥仔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将其收回到了亡灵空间之中,自己则扛着硕大的包裹,哼哧哼哧的进入了学校之中。远处的爱斯琳见状不由得心中咯噔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出现一丝停顿,反而更加快速的朝博尔娜,希尔的方向射击。

希尔的法力全都用在了激发低效魔法护盾上面,根本没有还击的余地。博尔娜的雄鹰图腾,之前被爱斯琳击溃了,让博尔娜的弓箭失去了魔法辅助,远程实力上打了不少折扣,加上图腾的辅助距离限制,现在也只能勉强还击罢了。不过在看到奥莱恩那边发生爆炸的时候,博尔娜略微惊叹了一下,但就在这么瞬息之间,却是被爱斯琳抓到了空档,嗖的一声,一支羽箭破空飞来,当博尔娜发现羽箭的时候,已经近在咫尺了,吓得博尔娜一缩脖子,同时身体猛地一扭,勉强避开了要害,但是从锁骨到肩头,却是被爱斯琳射来的箭划出了一道伤口,鲜血顿时流淌出来,将亚黄色的亚麻衣服染红了一片。博尔娜快速躲闪,身体失去重心,不由自主的朝一边倒了下去,不过她却是清楚,对方肯定会跟进继续射击的。因为换做自己的话,也同样会这么做。博尔娜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她身体还在悬空,却是伸出手来,从空间卡片上一抹,顿时一个硕大的塔盾出现在了自己身前。这盾牌非常厚实,闪烁着金属光泽,而且这塔盾很是古怪,在两侧各有一个菱形支架,而且塔盾厚实的有些变态,三层拇指宽的精钢钢板,中间还夹杂了两层用石灰,兽皮,胶水,金属网制作成的特殊夹层,加上塔盾两边的菱形支架构造,没有一千斤,也有八百斤,本身自重就极大。在一出现的时候就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并且直立了起来。不过这还不是最为奇特的,这盾牌的表面用特殊的高反光材料打磨过,简直就如同镜子一般光洁。这一届的学生有三百多人,易易亲其中,易易亲法师的比例只有十分之一。毕竟魔法师的诞生率本来就很低。另外的学生之中大多数都是战士系的学生。还有四之一是炼金术学院的学生。最少的那一批,自然就是社会学科的学生了,只有十分之一的数量。

魔法师向来是个独立的存在群体,易易亲所以他们的生活条件和其他学科的学生是不一样的。但总体上而言,易易亲在学院外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学院里你也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雷洛学院的学生。远处的爱斯琳却是一愣,没想到这博尔娜还带着一块盾牌。

博尔娜打了个滚,便完全躲在了盾牌的后面。在进入学院居住区之后,易易亲程智就和艾迪暂时分开了,程智是新一届的炼金术学院的学生,负责带领他们的是一名身材有些瘦高,的炼金系学长。看着那盾牌银亮的表面,爱斯琳有些惊疑,接着又露出了一丝冷笑:“磨得这么亮,难道想用反光镜来晃我的眼?”爱斯琳这么想倒也没错,据说在某个历史文学小说之中,曾经有一位机智善谋的将军,用打磨成镜子一样的盾牌,晃瞎了来犯的敌,将敌人一直军团全歼权这样的故事。

“同学们,易易亲我是你们的学长,易易亲炼金系的学长,我叫卡地亚多。炼金师和魔法师,斗气战士不同,并没有他们那种分级制度,但是我们炼金师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分为炼金学徒,炼金研究员和炼金师。只要能达到炼金师级别,就可以从学员中毕业,并且在大陆上任何一个地方找到一份相应的工作。”卡地亚多说着,已经将众人带到了一座巨大的石碑跟前,指着石碑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这里是学院的校规,一共一百八十五条。大家一定要牢记于心。学校会不定期抽查学生对于校规的认识程度。”不过,那毕竟只是故事罢了。且不说那故事的真实性,今天可是阴天,想要用镜子反光来干扰自己的视线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自己在擂台上,不停跑动,对方想要对准自己的眼睛可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爱斯琳张弓搭箭,同时口中念动咒语,羽箭顶端再次缠绕起了风元素。那塔盾厚实的有些变态,即便以自己六级魔弓手的实力,也不足以一箭击穿那厚实的盾牌,她的弓箭略微向下压了压,对准了盾牌下方边缘处,一松手,羽箭便射了出去。所有的学生都瞪大了眼睛,易易亲看着上面密密麻麻足有两三万字的校规,全都傻了眼,这么多,怎么背啊。

嗖的一声,羽箭飞射而出,转眼之间,便已经飞射到了盾牌下面,砰的一声,羽箭上附着的元素能量顿时在羽箭接触到那盾牌边缘的时候,爆发开来,形成了一道小龙卷风,猛 撞在了盾牌上面。卡地亚多笑呵呵的看着这群新生,易易亲当年他看到这密密麻麻的校规的时候,易易亲不也同样的表情?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走吧,下面我带你们去学院的一些重要设施。在学院之内,一切讲究平等。饮食有专门的食堂,任何食物都是免费的,如果那个学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愿意吃这些大锅菜的话,这里也不会特殊进行照顾,不愿意吃就滚蛋。”说话间,卡地亚多已经带他们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食堂。巨大而华丽的巨大食堂之中,放着一排排实木桌椅,远处则是盛饭和堆放餐盘的地方。不过,爱斯琳小看了那盾牌四周的支架。就在盾牌落地的同时,盾牌支架边缘的机关便已经被触动了开来,四个长钉在小型爆破魔法阵的驱动下,已经嵌入到了擂台的岩石之中。爱斯琳弓箭上附着的小型魔法,竟然没有丝毫作用。

“哼,龟壳罢了。”爱斯琳不屑的嘀咕着,同时眼睛紧紧地盯着盾牌的边缘,那博尔娜总不能一直在盾牌后面待着吧?“程智啊,程智,你怎么会想到弄这么一个东西来?”艾迪急忙一闪身,躲开了奥莱恩的水球攻击,同时一甩手,又是几个玻璃瓶被他扔了出去。

接着,易易亲卡地亚多又带着一众炼金术学生走出了食堂,来到了另一边的一片建筑,塔盾之后,博尔娜微微摇着头,轻声念叨了一句,接着伸手在盾牌后面的一个符文上轻轻一点,顿时镶嵌在盾牌后面凹槽之中的数颗魔晶石闪亮了一下,启动了篆刻在上面的魔法阵。数百道魔法纹路闪烁起了光芒。而在盾牌的表面,原本光洁如镜的盾面,竟然一下子变亮了起来。“魔法灯?!”爱斯琳终于弄懂了那塔盾的真正作用,一瞬间,盾牌表面上发出了一道耀眼的强光。

魔法灯,既不是攻击道具,也没有杀伤效果,普通的魔法灯,不过拳头大小,最大的,也不过是脸盆大小。而这个盾牌形状的魔法灯,不但体积硕大,其上面的发光魔法纹路更是复杂的多,产生的亮度也是极高。奥莱恩见状,易易亲急忙一闪身,躲开了那个瓶子。虽然是白天,也是极为耀眼。不过爱斯琳距离博尔娜的盾牌还很远,即便是魔法灯的光亮在耀眼,在白天的情况下却也不可能恍瞎爱斯琳的眼睛。可是随着魔法灯的亮起,魔法灯所附带的高温,顿时让盾牌附近的空气全都扭曲荡漾了起来。“这……”爱斯琳微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那盾牌附近的情况,可是那一小片区域的光线却是极为扭曲。

哗啦一声,易易亲瓶子一接触坚硬的地面,立刻碎裂开来,一大团黑色的雾气腾空而起。相反的,博尔娜站在盾牌的后面却是看着盾牌的上沿,这里有十几公分的宽度却是如同玻璃一样。从盾牌正面向后看,这里和镜子没什么区别,可是从后面看,却是能够清晰的看到前面的景象。

博尔娜透过这一小片区域,能够清晰的看到远处的爱斯琳,接着他拉弓搭箭,嗖嗖嗖,连续不停的射击了起来。奥莱恩停下脚步,易易亲神识仔细的感应了一下,却并没有发现那雾气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似乎是一种普通的炼金烟雾弹。爱斯琳被那巨大魔法灯的光芒弄的有些眼晕,还没有完全适应,可是盾牌后面却是射来了三只羽箭。因为那一小片空气受热产生的扭曲,让爱斯琳刚开始的时候竟然没有看清楚三只羽箭的轨迹,本能的朝前跑了两步,可是刚跑出去,她的心中就一沉,因为他已经看到,那羽箭并不是射击自己原本停留的位置,而是自己奔跑的方向。她急忙停下脚步。砰砰砰三声,三只羽箭钉在了她的脚边,将她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可这还没完,又是砰砰砰几声,数支羽箭飞射而来。爱斯琳集中精神,快速的躲闪着,空气扭曲所产生的模糊效果,让她只有原本一半的时间来预测对方的弹道轨迹。一时间,爱斯琳被这些羽箭逼得手忙脚乱。而且,博尔娜射出的弓箭都是在距离爱斯琳稍远一些的距离,将爱斯琳逼迫的不断向盾牌的方向靠近着。但是敏捷的身形,依旧让爱斯琳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躲在盾牌后面的博尔娜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弓从新背在了身上,接着一摸空间卡片,一个造型古怪的手 弩却是出现在了她的手中,正是程智曾经是用过的魔法手 弩。不过向来谨慎的奥莱恩却并没有直接越过烟雾,易易亲他回头看了一眼艾迪,却见艾迪又从空间卡片里面期初数个和刚刚的玻璃瓶一样的东西。

博尔娜看了一眼手中的弩箭,脸色不由得有些古怪:“我是一个魔弓手,竟然要用手 弩这么不专业的武器,真是丢人啊。”每个职业往往都会有属于自己职业特色的武器和传统。弓箭手一般不会使用弩箭,因为他们认为弩箭射程短,而且不够优雅,是那些近战莽夫用来应急的中短距离武器。即便博尔娜虽然来自草原,但是同样也有这样的传统忌讳。不过现在,博尔娜却是摇了摇头:“算了,不能让程智白白牺牲。”说着,她抬起了手 弩,一扣上面的机簧,顿时砰砰砰砰一阵轻响,数十根魔法箭腾空而起,从盾牌后面化作一道弧线,竟然形成了如同一小片乌云一般的景色,从半空中雨点一般的垂落了下来。“这家伙,易易亲要干什么?”奥莱恩皱了皱眉,易易亲普通的炼金烟雾弹,除了能够阻碍视线外,几乎没有任何作用。但是艾迪为什么会这么做?难道他想让自己什么也看不到,从而扰乱自己的战斗节奏?哼,难道他不知道,魔法师除了眼睛外,还有神识吗?

爱斯琳抬头看着天空之中突然出现的上百个弩箭,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当初程智使用过的魔法弩箭,爆裂箭。这爆裂箭每一根的威力都相当于一个初级魔法火球,奈何庞大的数量,同时砸下来,威力不敢说能比拟复合魔法,却也是小不了多少。爱斯琳瞬间感觉到了一丝绝望。

之前在跟程智对战的时候,她就有意识的与程智保持距离,其中最大的担心也是程智会使用魔法弩。魔法弩的攻击距离十分有限,只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就不会受到影响。而随着程智被阵亡之后,爱斯琳也就不再在意这件事了。没想到,程智并没有自己使用手 弩,而是将它交给了博尔娜。想到这里,奥莱恩冷哼了一声,挥手一团水球朝艾迪砸了过去。爱斯琳可没有准备盾牌之类的东西,更没有防御魔法卡片瞬间加持防御,眼看着密密麻麻的弩箭落下,顿时绝望了。可就在羽箭即将落下的一刹那,一道淡蓝色的波纹却是在博尔娜身上两了起来,接着,从天而降的水元素,汇聚成了一面硕大的魔法盾,顶在了博尔娜的头顶,将博尔娜牢牢地护在其中。

奥莱恩又跑了几步,接着一番手,朝艾迪扔出了一个东西,同时口中还带着几分嘲笑的说道:“让你也尝尝烟雾弹的滋味。”“砰砰砰”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传了出来。魔法弩箭在魔法阵上不停撞击,元素对冲产生的波动让附近的空气不停的扭曲,水元素与火元素不断交融,形成了一大团雾气一样的蒸汽。艾迪急忙一闪身,躲开了奥莱恩的水球攻击,同时一甩手,又是几个玻璃瓶被他扔了出去。

砰砰砰几声,顿时不同颜色的浓烟出现在了奥莱恩的周围。上百根弩箭形成的爆炸转瞬即逝。当那浓浓的蒸汽散开的时候,爱斯琳却是毫发无损。只是身上被附加的那一层魔法盾,在这强烈的攻击之下,彻底破碎了开来。爱斯琳紧闭着眼睛,一直等周围没有了声响,这才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在身上摸了摸,却发现自己毫发无伤,心中一动,急忙朝奥莱恩的方向看了过去。“别愣着。”看到爱斯琳没事,奥莱恩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大声喊道:“那魔法弩箭制作不易,能够如此密集的发射,估计她已经没有弹药了。”

“明白。”爱斯琳大声的回应着,接着朝另一边跑动了起来,准备迂回到盾牌的侧面。而奥莱恩在奔跑的同时,竟然绕动手中的魔法杖,朝博尔娜的盾牌方向射出了一个水球和一个土球,两个魔法交缠着,几乎同时拍在了盾牌上面,水与土交缠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大块泥巴,糊在了塔盾表面,顿时那塔盾魔法灯的亮度减弱了大半。奥莱恩一皱眉,有了一种很是不妙的感觉,这些烟雾弹有问题。

几乎本能的,奥莱恩不再理会艾迪,而是魔法杖用力一顿,口中咒语声响起,瞬间一个初级大地魔法护盾出现在了自己的周围,同时身体一缩,躲在了魔法护盾的后面。而同一时间,艾迪也是抬起手,噗的一声,一个火球飞射而出,直奔那些浓烟。只停呼的一声,那些混合在一起的浓烟一下子猛烈燃烧了起来。之前被艾迪用那些瓶子里的烟雾坑了一把,奥莱恩心中多少有些气急败坏。因为直到爆炸的时候,他才想到,程智在炼金笔记之中提到过用不同魔兽血液粉末融合成烟雾,数种烟雾融合之后,会产特殊生气态变化,形成可燃气体。是用来制作烧杯热源的优质燃料。这样冷门的知识,他也知识略微看了一眼。没想到竟然被艾迪拿来实用了。

奥莱恩竟然在刚才艾迪制造的爆炸之中幸存了下来,并且跑到了自己的附近,只是,他的头发被烧焦了一大片,脸上也被爆炸弄得漆黑。不过除此之外,却并没有看到他身上还有其他伤害。刚刚的魔法护盾,就是他给自己加持的。同时一股黑烟和刺鼻的硫磺味弥散开来。奥莱恩心中大骂着:“可恶的程智,这家伙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去当个炼金师?他已经是炼金大师级别的人物了。为什么还要来参加预选赛?今年本来应该是自己扬名立万的一届比赛。”

奥莱恩心中大骂不停,加德纳小队一路杀过来,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难缠的队伍。刚刚的爆炸,奥莱恩及时使用了土墙术进行抵挡,虽然事发突然,但却也只是头发被爆炸火焰燎着了一部分而已。而在爆炸结束后,奥莱恩便朝爱斯琳的方向跑过来,还及时救下了爱斯琳。这反应速度,施法速度,对于全局的掌控,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水准。

易易亲艾迪在奥莱恩身后狂奔追逐着,可是却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奥莱恩从容的救下了爱斯琳。看到奥莱恩随手扔出来的瓶子,艾迪被吓了一跳,心中有些疑惑,难道奥莱恩也知道那特殊的气态爆炸效果?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易易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