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春潮

类型:知识剧地区:牙买加发布:2020-11-29

乡野春潮 剧情介绍

乡野春潮“对了,乡野春潮我们刚才来的时候,门口站着一个老头,很诡异,一下子就化成烟雾消失不见了。”“哥哥,你在想什么?”

程智点了点头,钻石卡片制作要比其他卡片困难一些,用料也更加珍贵,所以程智跟艾迪和海森博德订好了每个星期只出手一张到两张的钻石卡片,如果对方想要多要的话也没有。既然他们并不是来德尔玛商会找麻烦的,程智便也就不那么紧张了,反而笑着问道:“你想要钻石卡片吗?”乡野春潮“哦?老头?”程智抓了抓因为好长时间没有清洗而变得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什么样的老头?”“怎么?”塔科拉迪有些奇怪。

程智想了想说道:“不如我们俩做个交易怎么样?我这里有一张空白的钻石卡片,你想要的话,可以用东西来换。”“交换?”塔科拉迪狐疑的看着程智,却见程智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尚未认主的空间卡片:“这是钻石卡片,里面有五十立方米的空间。”“我们也不认识,乡野春潮不过他离开的方法诡异的很,一下子就不见了。”强纳森想了想说道:“反正不是使用黑暗元素的。”

“没有注意到。”程智摇了摇头,乡野春潮因为忙着做实验的事情,他的神识并没有外放太远,只是集中在研究尸体上了,并没有注意到院子外面还有人。“真的啊?”塔科拉迪有些诧异的盯着程智手中的卡片。这阵子空间卡片卖的正火,钻石卡片更是只有九级以上或者有相当威望或者权势的人才能得到。这个小子轻易的就拿了出来?“你想怎么交换?”

看到塔科拉迪的眼神,程智淡淡一笑说道:“就用你的全部亡灵魔法知识来交换吧。”不过程智也并不怎么在意,乡野春潮他现在所有的精力全都集中在了研究眼下的课题上面。“你在开玩笑嘛?”塔科拉迪哼了一声:“如果我要你全部的魔法知识来进行交换,你会答应吗?”

艾迪等人刚才也是因为突然看到那么血腥的一幕,乡野春潮有些不适应而已,乡野春潮逐渐的已经恢复了过来,不由得都有些好奇程智刚刚做的事情,艾迪凑到那尸体跟前,左看右看的,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于是对程智说道:“你打算拿这些尸体做什么啊?你都弄了一个多星期了。”程智笑着点了点头:“我是咒魂系魔法师,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交换。”

“切……”塔科拉迪哼了一声,却并没有说什么反驳或者蔑视的话语,因为能够称作咒魂系魔法师的,精神力都要远高于一般的亡灵魔法师。也就是说这小子的天赋远在他之上。精神力如果不够的话,咒魂系魔法师非常难以修炼的,而且还容易产生反噬。乡野春潮“我打算给她们这些尸体附加上斗气能量通道。”

不过要是将自己所掌握的全部亡灵魔法知识作为交换是绝对不可能的。和元素魔法师不同,每个亡灵魔法师所传承的都有其独特的魔法技艺,一旦被人知道了的话,可能会对其造成很严重的损失。乡野春潮“斗气能量通道?就像咱们身体上这样?”不过看到程智手中的钻石卡片,塔科拉迪还是有些犹豫的说道:“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三个亡灵魔法技能,作为交换。怎么样?”

“三个?”程智皱了皱眉,接着说道:“在此之前,我要先问你一个问题。”塔科拉迪点了点头:“什么问题,你说吧。只要不涉及到一些隐秘,我可以告诉你。”程智皱了皱眉:“喂,嘴巴放干净点。那可是我的老师,你再敢污蔑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是的。”程智点了点头,乡野春潮接着又摇了摇头:乡野春潮“最开始的想法的确如此,可是进行实验之后发现不行。问题就在于,这些人和咱们两个不一样,咱们或者是因为天生的,或者因为中毒原因,体内已经不存在斗气通道了。所以才可以顺利的制作体外的斗气通道。可是这些尸体不同。”程智皱了皱眉说道:“卡斯利莫夫使用的亡灵魔法阵和各种相关的亡灵魔法知识是你交给他的吗?”“这个……恩,是的。那你为什么问这个?”

程智点了点头,接着又想了一下才说道:“第一,我要卡斯利莫夫制作狂化药物的炼金公式。他制作药片的方法我大部分已经掌握了,但是其中的魔法阵融合公式却并不知道。”不过塔科拉迪也没有多在意索亚,乡野春潮而是笑着说道:乡野春潮“没想到,拜林家族的人会娶了卡林佐尔家族的人。天哪。呵呵呵呵,这就像是老鼠娶了猫一样令人不可思议。”“这个……”塔科拉迪皱了皱眉,接着点头说道:“可以。”程智想了想继续说道:“第二,我想要知道你是如何让卡斯利莫夫的女儿灵魂三年没有出现任何损失的进行封印的。”

乡野春潮程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你到想说什么?”灵魂及其脆弱,一旦脱离肉体,将会不可抑制的逸散开来。卡斯利莫夫在复活他女儿的时候,拿出了一个奇特的晶体,里面竟然存放着他女儿的灵魂,而且是存放了三年,依然完整的灵魂体。

“这是个法术技巧。如果操作的妥当的话,即便永久的将灵魂封印住也是可以的。当然也可以交给你。”看到程智皱眉看着他的样子,乡野春潮塔科拉迪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乡野春潮“哎,说实话,我不知道你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你以后自己能弄明白吧。毕竟,关于这两个家族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太多。以后有机会你自己去调查吧。还有,小子,少跟我横眉冷眼的,虽然我对你没有任何敌意,但是你这种态度我很不高兴。”程智深吸了一口气:“至于第三个,就是关于魔种尸虫的培育方法。”塔科拉迪听到程智的第三个条件,有些迟疑,皱了皱眉才说道:“这个啊?……魔种尸虫的培育方法,每个亡灵魔法师都是不一样的。怎么?你对此感兴趣?”程智点了点头:“正因为不一样,所以才要参考借鉴一下啊。你在卡斯利莫夫的身体里植入的可是能够达到八级的魔种尸虫,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不过也只是个六级的亡灵魔法师而已。”

“这个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卡斯利莫夫的尸虫并不是我培养的,而是我爷爷亲自进行培育的。我的爷爷可是高级的亡灵大魔导师。他自然可以有办法培养八级的尸虫,甚至九级都没问题。”不过看到程智下意识的的将索亚又往身后推了推,乡野春潮不由得笑了笑:乡野春潮“实际上,我们亡灵魔法师因为本身就非常稀有,因此相互之间大多都会和睦相处,甚至守望相助。上一次的事情,事出有因,我不会跟你计较的。只是我很好奇,你到底是谁?能够将你教导的如此厉害?要知道,能够破除我精神连锁魔法的,至少要也要五级甚至六级的亡灵魔法师才有这样强的精神力,而你不过才四级而已,竟然就能依靠纯粹精神力干扰我的魔法。”

“原来是这样。”程智有些恍然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有些心惊,这个塔科拉迪的爷爷竟然是九级大魔导师。亡灵魔法修炼困难,能够达到九级,在大陆上也都是凶名赫赫的人物了。看到程智的模样,塔科拉迪嘿嘿一笑:“培养魔种尸虫的方法我是没有啦,不过我可以给你几个魔种,你可以自己慢慢去摸索如何进行培育。”说着,塔科拉迪拿出了一个玻璃小瓶子,里面装着几个豆粒模样的东西。“我的老师?”程智抿了抿嘴,乡野春潮这才再次开口说道:“我的老师是海瑟薇。”

程智伸手接了过来,用神识略微探查了一下,点了点头:“果然奇特。恩,就这么定了。”看到程智答应了下来,塔科拉迪也不在多言,拿来纸笔,将炼金药丸公式和制作封印晶体的配方写了下来,交给了程智。程智也将钻石卡片交给了塔科拉迪。

接着便转身要走。“海瑟薇?那个疯婆子?”程智明显的看到塔科拉迪的身体哆嗦了一下,连眼皮都不自觉的抽搐了起来。“哎,等等。”塔科拉迪见程智带着索亚要走,急忙说道:“我爷爷很欣赏你,不如我介绍你给他老人家认识认识?”“不必了。”程智摇了摇头。九级亡灵魔导师,那可都是极为厉害的家伙,万一对自己起了什么歹意的话,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算在萨宁不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但是给自己下个诅咒什么的也够自己喝一壶的,哼哼,还是算了吧。

程智睁开了眼睛,现在他也只有在梦中才能在看到自己的父母。如果自己真的足够强大,父母就不会死。哪怕只是现在这个实力,父亲也不会被拉斐尔那个篡位者谋杀。现在拉斐尔一定很得意吧?他已经成为了国王,在他的统治之下,斯戈尔从新开始强大了起来。他成为了万人敬仰的国王。自己应该去复仇吗?嗯,有一天自己拥有足够能力的时候吧。八级?或者九级的实力?或者像亨特叔叔那样的圣谕?见程智态度坚决,塔科拉迪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看着程智离开了这里。程智皱了皱眉:“喂,嘴巴放干净点。那可是我的老师,你再敢污蔑她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不不不。”塔科拉迪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海瑟薇大师的威名远播,我可没有任何不敬之意。而且早年间我们还有过一面之缘,也算是熟人了。或许她并没有提起过我,毕竟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也只是个小孩子而已。”离开了商号,索亚拉了拉程智的衣角:“哥哥,钻石卡片可是价值连城的啊。就换三个法术实在是有些亏了。”程智低头看了看索亚:“亏吗?这三样可都是好东西啊。魔法的价值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就拿狂化药剂的魔法换算公式来说,如果让我去研究的话,恐怕要好几年的时间,几年的时间里,如果做空间卡片又能做多少?还有封印灵魂的方法,看似只是个技巧而已,但是参透里面的玄机,却是可以强化召唤亡灵生物的精神力防御力,甚至对自己进行精神力防御。还有,那几个魔种,虽然我也会做,但是培育一个魔种往往需要十几年的时间。我现在也才十三岁而已,自己去培养的话,又要耽误许多的时间。所以金钱宝物不过是身外物,对于魔法师只有魔法知识和时间才是真正的财富。”“已经很晚了,索亚,你先去休息吧。”

“嗯,好的。”索亚点了点头,却见程智并没有要去休息,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哥哥,你还要做实验吗?”“十年前,小孩子?”程智略微诧异了一下,不过却也没在意,毕竟海瑟薇见过谁也不必全都跟程智一一介绍一遍。他只是对眼前塔科拉迪的相貌诧异了一下,不过程智看得出来,这个塔科拉迪似乎有些畏惧的样子,估计小时候吃过海瑟薇的苦头。

塔科拉迪,定了定神,眼睛又看向了程智身后的萨兰,突然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在她看来,能够制作出如此栩栩如生的亡灵战士,若是眼前这个四级亡灵魔法师的话,实在有些让人费解,不过海瑟薇大师可是圣域,在她的指点和帮助下制作出这样的亡灵战士,似乎也顺理成章。程智摇了摇头:“不,我只是要给萨兰加装两个控制灵魂反噬的符文。”说着,程智笑着摸了摸索亚的脑袋:“乖乖的,去睡觉吧。要是冥想的话,等午夜的时候在冥想。”

程智带着索亚回到了城外的小庄园,这里的结界已经消失,倒是让程智松了一口气。塔科拉迪轻咳了一下,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这才继续说道:“我来是陪我爷爷购买空间卡片来的。据说最好的钻石卡片只有海森博德这里才能买得到。所以我们只能专程来找他了。哼,结果那海色博德还只肯给我爷爷一张,美其名曰只有高阶强者之中的顶峰人物才能拥有一张而已,我爷爷自然是能够得到钻石卡片的了。不过他们只能卖给我一张黄金卡片。真扫兴。”“好的哥哥。”索亚说着跑上了二楼。

程智却是站在那里好一会,这才让萨兰躺在了操作台上,接着,程智先是去绘制了两个已经构思好了的符文,接着清洗了一下双手,进行消毒,接着从一旁的工具箱之中拿出了小刀和镊子,开始对萨兰进行符文铭刻。这个过程并不复杂,只要将头皮切开,将符文刻印在颅骨最顶端便可。当一切做完,程智便将萨兰先收回了亡灵空间之中。接着,程智便坐在了门口,看着天上的月亮发起了呆。他想起了家乡,想起了小时候跟父母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但是那些都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斯戈尔已经不再是他印象之中的斯戈尔王国,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想着想着,他又想起了今天遇到塔科拉迪的时候,塔科拉迪所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拜林家族和卡林佐尔家族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听自己的父亲母亲提起过,所以他一点也不清楚。但那个塔科拉迪到底为什么会说那些奇怪的话?还是,他只是在故意扰乱自己的思维?毕竟,程智直到现在也没有彻底相信那个女人的话。

乡野春潮他依靠在门柱上,不知不觉得,睡着了。在梦里似乎他也来到了那片田野远处苍茫雄壮的大山,那个回眸一笑的少女,还有正拿着画笔,看着少女发呆的年轻画师。程智知道,这是他父母刚刚认识的时候,他们是在落日山脉之中认识的,由此开始,相知相爱。接着,他似乎看到了父母结婚的样子,还有他们抱着还在襁褓之中的自己。他们看着自己一天天长大,陪自己玩耍,给自己讲故事,教导自己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王子,最后出现在梦境的却是王宫之中熊熊燃烧的烈焰。夜已深,看着漫天的星辰,时而划过的流星,程智静静的发着呆,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智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乡野春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