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女战士

类型:游戏剧地区:泰国发布:2020-12-02

zen女战士 剧情介绍

zen女战士说话的同时,战士程智已经撕掉了手上的手套,战士接着一挥手,又招出了四个亡灵战士,控制着那些骷髅和亡灵战士不断的推开拦在路上的虫尸,朝山谷外快步走了去。程智却是摇了摇头:“对于死亡污染的介绍和破解方法,我都已经记录成书,存放在了大图书馆,估计早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下一次比赛,再用同样的方法可就不一定管用喽。”

经过了一连串的比赛,近两百个参赛小队倍淘汰,所剩的队伍已经不多了。不过越是后面的比赛就越为精彩。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全都是精英小队,每一个小队都有着自己的特色,拥有者能够支撑到现在的强大实力。“发生什么了?”卡普等人紧跟在程智的身后,战士脚步未停,但是却有些疑惑的问道。特别是在进入到十六强比赛的时候,每天的比赛场次也迅速减少到每天只有两场,甚至一场。

当然,这一方面是比赛队伍越来越少,另外也是因为到了年底,雷洛学院各个分院都要进行期末考试。学生们也要仔细认真的准备应付考试内容了。今年赛特拉的冬天格外寒冷,对于地处大陆南部的国家来说,下雪这种奢侈的事情,今年已经来了好几次。对于那些养尊处优的贵族们来说,这样稀有的雪景正是他们纵情抒怀,吟诗作赋的好时候。又或者策马扬鞭在贵族猎场之上,踏雪寻踪,一展身手的好时机。“或许是我多虑了吧。”程智皱着眉,战士让那些骷髅和亡灵战士清理道路,可是还没走几步,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吼叫声。

众人心中一紧,战士急忙停住了脚步,战士抬眼看去,却见不远处的大坑中传来了一阵震颤。谁也不知道入口那里有什么东西。但是随着那声吼叫,入口附近的地面全都震颤了起来,接着更多的巨虫从那大坑里面钻了出来。可是,对于那些平民百姓来说,出了刚刚看到下雪的稀奇之外,却还有让他们操心的问题。

今年这种少有的寒冷天气,竟然让河水都结了冰。更要命的是,刚刚播种的粮食种子,刚刚才窜出一些幼苗,却在这突然起来的寒潮之中全部冻死。“不好。”程智心中一惊,战士急忙说道:“后退,快。”这些地里刨食的农民们一下子全都傻了眼。接着就是犯愁,明年开春以后,粮食无法正常生长所带来的后果。

说话间,战士上万的巨型蟑螂从地面之下钻了出来。疯狂的朝山谷中冲了下去。看着窗外又飘起了雪花,艾迪摸了摸下巴:“这么大的雪,卡普那个家伙肯定很喜欢。”

自从上一场比赛之后,卡普就被卡德加大人给带走了,说是要进行闭关修炼,三十三号宿舍,没有了卡普那个呱噪的大嗓门,一下子竟然变得有些安静。面对如同浪潮一样的巨型蟑螂,战士众人顿时都感觉到有些头皮发麻,战士倒不是说他们对付不了这些虫子,这些蟑螂体型虽然很大,但毕竟只是普通的生物,以四兄弟的实力来说,对付他们毫无问题,但是问题是那山谷入口到底有什么东西,它的一声吼叫,将所有的虫子都从地面下被吓了出来。程智抿着嘴,朝左右看了看,见旁边有一块硕大的岩石,于是对其他人说道:“到岩石后面去。”

艾迪摇了摇头:“神圣联盟全境都受到了寒潮和雪灾的影响。看来明年的粮食应该很抢手才对。”说着已经指挥着僵尸战士和骷髅兵结阵组成了人墙,战士四兄弟快速退到了岩石的后面,看着滚滚如同浪潮一样的虫子向山谷的深处奔跑。“你这个奸商。”程智拿着一个从卡普床底下找到的超大号哑铃,并没有使用任何斗气,只是纯粹靠身体力量不停的拉动着,慢慢提起,慢慢放下,他保持这样的动作已经反复上千次了,却丝毫没有迟滞。这种不使用斗气,而纯粹的对身体的锻炼可以让斗气师体内的经脉变得更加坚韧,承载更多的斗气。只是这样的锻炼同样也极为枯燥和艰苦。很多斗气师也是受够了这种对自身身体无休止的锻炼,最终放弃了向更高一层的修为进一步的想法。而这样的肉体锻炼,对于修炼毁灭之力的程智来说却是非常必须的。

身体锻炼固然浪费时间,但是程智却也没有把所有的心思全都花在锻炼肌肉上面,他的另一只手正拿着一本厚书,一边锻炼,一边翻动着,强大的精神力和长期分裂灵魂碎片所带来的好处就是他能够一心多用,一边看书学习知识,一边控制身体不停的锻炼,同时还能分出一部分心神跟艾迪聊天。“我们的家乡有一句老话,今年雪越大,明年瓜越甜。雪大,这是好事啊。”“是啊。只是一击,苏克整个人都被震碎了。”程智点了点头,想到苏克的那惨状,程智这儿没事与尸体和亡灵打交道的人都不由得咧了咧嘴:“那一击的力量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斗气技来形容了,那完全是另一种层次的感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的。”

眼看着虫子都跑进了山谷,战士在没有一只虫子出现,战士程智松了一口气,接着就打算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异变突生,一个亡灵战士的身上突然闪烁起了点点的荧光,接着那名亡灵战士的身上长出了一个个散发着荧光的蘑菇。强纳森盘膝坐在床上,用细磨石打磨着手中的匕首,寒光闪闪的匕首已经被他打磨的极为锋利,他从头顶拽下一根头发,在匕首的搭在刃口,轻轻一吹,顿时那根头发断裂成了两截飘落了下去。强纳森将匕首揣回到刀鞘之中,这才开口说道:“嘿,这里可不是你们地理位置偏北的斯戈尔王国,神圣联盟和你们那儿不一样,这里气候温暖湿润,所以人们早已经喜欢了三年两熟的耕种习惯,突然来的寒潮,冻死了不少刚刚播种的种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我看今年的税收恐怕会出现困难。哎,我父亲刚刚开始担任德尔尼斯王国财政官就要面对这样的情况,很难办啊。”三个兄弟正聊着天,突然三十三号宿舍的房门被敲响了。

“谁呀?”艾迪走到房门跟前一把推开了宿舍门,却见外面站着一个学院宿舍的校工。那校工一只手中挥舞这一张信件,同时喊着:“强纳森,强纳森的信。”“嘿嘿。”程智干笑了一下,战士一时间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的?”屋子里的强纳森楞了一下,接着从床上跳下来,走到门口,从校工手中接过信,这信件并非普通的信纸,而是用极为名贵的兰草制作的,带有一圈金粉花边,信封的封口上还有一个硕大的红色蜡签。强纳森看着上面一串花体字楞了一下,这才向校工道了一声谢,依照惯例还给了几个铜子儿作为小费,这才拿着信件走回了屋子。

看到程智一脸尴尬的模样,战士安琪儿忍不住噗嗤一笑,战士接着说道:“刚才你被纽曼那个家伙攻击,可把我吓死了。他可是八级强者啊。对了,你伤的重不重啊?”“谁来的信?”其他二人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强纳森。

“是德尔尼斯驻萨宁的外交官送来的。”战士“没什么事。”程智摇了摇头:“只是被拳风震了一下。不过刚才也真的够险的。”强纳森边说熟练的拆开了信封,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只看了两眼,突然脸色一变:“呃……兄弟们,我得回家了。”“回家?”艾迪挠了挠脑袋,有些奇怪的问道:“现在又没放假。”强纳森轻轻抖了抖手中的信纸,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我的伯父,德尔尼斯国王陛下两天前突然暴毙。我必须回去参加国丧。”

众兄弟听到了强纳森的话,无不是一脸愕然。想到刚才的那一幕,战士程智不由得也是心有余悸。这次可是和落日山脉之中那次遇到勃列的事情不同,战士当初遇到勃列的时候,那勃列太过于自傲,给了程智充分的准备时间,虽然打不过勃列,但至少也是能够从容应对,但这一次事发突然,程智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要不是卡德加大人及时出手的话,他早就去幽冥地狱拜见死亡主宰去了。

艾迪皱了皱眉问道:“萨尔玛陛下?怎么会?他今年不过才五十多岁,而且一直身体很健康……”说到这里,艾迪却是又闭上了嘴,要说这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恐怕就是国王了,无论是帝国的皇帝还是王国的国王,哪怕是个伯爵自治领的领主国王,想要平平安安的在国王位置上度过余生都是极为困难的。他们要面临政变,造反,自然灾害,饥民叛乱,兵变乃至山贼袭击等持续事件的折磨,还要鼓起勇气面对刺杀,下毒,莫名的急性疾病等等等突发事件的摧残。每个国王在起床的时候,第一件询问自己的宫廷管家的事情,几乎都是:“我的王国有哪里造反了嘛?”程智拉着安琪儿的小手,战士慢慢的朝竞技场的山下走去,一边走,一边说着关于卡普领悟规则之力的事情。

而在吃早饭的时候,一定是自己最信任的侍卫长吃第一口菜,喝第一杯酒。总之,如果你听说某个身体健康的国王,突然因为吃饭噎死,喝水呛死,骑马摔死,突然长了恶性痔疮流血致死等等类似的内容,根本不用奇怪。人们更关注的是那位国王死后谁来继承他的王位。

程智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对于国王的死因并不感兴趣,但是那毕竟是好兄弟的伯父,于是拍了拍强纳森的肩膀:“节哀吧。”“规则之力竟然那么厉害?我的天啊。”听到程智对规则之力的介绍,安琪儿不由得惊讶的捂住了小嘴。强纳森也是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虽说皇家无情,但是因为自己父亲从不争权夺利,国王陛下对强纳森也一向是关爱有加。艾迪这时候却是一脸鬼祟的凑过来说道:“你回去可得小心些。王权更替的时候,阴谋诡计,政治陷阱层出不穷。搞不好,会有人算计你们父子呢。”

程智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死亡污染药剂的成本非常高,为了那场比赛,我可是花费了将近两百多万的金币。要不是想要实际测试一下死亡污染的威力,我才不会舍得拿出来呢。”看着艾迪贼兮兮的样子,强纳森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王位继承人,又不打算争夺王位。”“是啊。只是一击,苏克整个人都被震碎了。”程智点了点头,想到苏克的那惨状,程智这儿没事与尸体和亡灵打交道的人都不由得咧了咧嘴:“那一击的力量已经不能用普通的斗气技来形容了,那完全是另一种层次的感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触到的。”

安琪儿皱了皱眉:“那你呢?你这么厉害,也是对死亡法则有领悟吗?”艾迪不屑的撇着嘴:“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我算算……嗯,谁说你没有继承权,国王只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你是他亲侄子,算起来,你的继承顺位排在第四,这可不算低啊。”程智见艾迪絮叨个没完,轻轻推了他一把,接着对强纳森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去?”“预选赛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程智却是摇了摇头:“只是回去参加个葬礼而已,德尔尼斯又不算远,你有阿拉纳,可以飞着来回,加上治丧的时间,一个星期就足够了,最多也就耽搁一场比赛而已。比赛的事情,我们会有办法的。”

“没错没错。”艾迪点了点头:“你放心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不不不不。”程智急忙摇了摇头:“我对死亡法则根本没有任何领悟。我现在的实力,一方面是本身亡灵魔法师的法术诡秘,很多地方克制元素魔法师和斗气师,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对炼金术的了解,在很多时候,我,乃至全金属小队,依靠的都是通过炼金术制造出来的装备而取得了大量的优势。至于死亡规则,我根本连边都没摸到。”

“你这么聪明都没摸到门路,我们这些普通魔法师岂不是更没有希望了?”安琪儿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强纳森叹了一口气,接着点头说道:“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这……”强纳森的脸色有些凝重,想了想说道:“本来我应该立即回去的。可是,现在预选赛还没结束,卡普又不在……”程智再次摇头说道:“这个和聪明与否好像也没有太大关系。虽然这话说着不中听,但是卡普肯定没有我的智商高。可是他却领悟到了元素规则。所以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来,所谓的规则或者法则的领悟,并非是依靠修炼和推理思考得来的。而是需要在某个环境或状态下,心有灵犀的得到的明悟。不过也不用着急,我们还年轻,总有一天,我们会寻找到属于我们的那一丝明悟。”因为一直接受军事化训练,强纳森和其他的斗气战士学生一样行动利索果决,很快就收拾好了行囊,接着拿着使馆发来的信函前往教务处请假。学院虽然禁止学生无端外出,但是如果家中有什么重大事情,比如喜寿婚丧之类的事情是可以请假的。更何况是要去参加王族葬礼。看着强纳森匆匆离开,艾迪笑嘻嘻的面容却是垮了下来:“国王驾崩可是国丧,根据传统,国王的治丧时期长达一个月,其中要举行数次不同的仪式和典礼。我看强纳森一个星期内肯定回不来。卡普又禁止参加比赛,我们现在可就只有三个人了。”

程智点了点头,身为王族出身的程智自然是了解国丧礼仪的,因为其中掺杂着许多政治目的,所以总会办的拖拖拉拉。强纳森就算急着回来,也是做不到的。“看来得想想办法才行啊。”

zen女战士艾迪想了想,开口说道:“要不再使用一次死亡污染?”艾迪却是一撇嘴:“嘿嘿,两百多万罢了,回头我给你报销。要是后面的比赛都用死亡污染的话,也不过七八百万金币。老子就是不怕花钱,就算那金币砸,咱们也能砸得起。”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zen女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