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

类型:知识剧地区:冰岛发布:2020-12-04

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 剧情介绍

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说着,老师便急匆匆的朝宿舍走去,老师希尔一边走,一边有些唉声叹气:“哎,真是的,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程智竟然这么优秀,却被安琪儿捷足先登了。”“老师,您的身体不适合大量饮酒,每次少喝一点就可以了。”程智却是很坚决的说道。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几年,他不仅学会了许多炼金术的知识,同样也学会了饮酒,毕竟他的老师喜好这一口。作为学生,偶尔陪老师喝一杯,特别是在某项研究出了成果之后,感觉也是很不错的。

程智在看到这张图纸的时候,心中就是一阵嘀咕:“不,在这世界上没有能量能够提供这么大的魔法阵。难道……”想到这里,程智不由得又好奇的问道:“这个魔法阵到底在什么地方?是谁刻画的?什么时候出现的?”安琪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希尔,今晚也不知道希尔到底在想什么。“额……这个嘛……”斯莱特林苦笑着摇了摇头:“孩子,你也不要问,问我们,我们其实也是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程智脸色古怪的看着这这些大师,有些惊疑的问道:“那来源总知道吧?”斯莱特林摇了摇头:“嗯,只能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魔法师工会两年前得到了一个任务,需要尽快的破解这个魔法阵,并且找到提供能源的方式。”因为受到风纪委员会的处罚,别急希尔的应援团终于老实了一些。万幸的是,别急这群家伙虽然鲁莽冲动,但是毕竟还不是傻子,也许因为希尔当时说出的话有些冲动的来找程智的麻烦,但是冷静下来却是都想明白了,凭他们自己,单打独斗肯定不是程智的对手,而程智也说了,自己是有女朋友的,更不可能跟希尔公主有什么。即便这样的话可信度不见得有多高,但这些人本能的还是朝好的方面去想。既然程智说跟希尔没关系,他们也更愿意相信这个。

程智可没有闲心去搭理那些家伙,老师这时候他正在实验室之中不停的书写着笔记,老师时不时的停下来,皱着眉沉思之前被闪电风暴轰击时候的感受。忙碌到了大半夜才合上了笔记,接着又将瑟琳娜从亡灵空间之中召唤出来进行仔细的检查和对比。程智抿了抿嘴,接着不客气的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众人的对面,仔细的看着这些极为复杂的魔法阵,看了好一会,程智皱了皱眉说道:“各位都是真正的大师,而我不过是一个炼金学院的四年级学生而已。各位大师想要在我这里得到些什么样的答案?”

老牧师希拉姆下意识的捏着自己的手掌,皱着眉头说道:“我们已经用了许多的方式想要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最终的结果却全都不理想。我们得到的结果,要么就是能量传输太过于不稳定,要么就是无法承受巨大的能量传输而爆炸。所以,近半年多来,我们一直在各地走访,寻找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几乎一夜没合眼的程智,今晚第二天一早又跑到了魔法师的宿舍,找布荣根去帮忙。程智点了点头,终于弄明白了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找到自己,或许是因为桑托斯大师的极力推荐吧?让他们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来找自己寻找解决方法。

这一夜,别急参加了昨天擂台实验的雷电系魔法师们也不平静。在实验结束之后,别急他们并没有返回宿舍,而是全都去了雷电魔法学系的教室,开始探讨这次实验之中带给他们的新问题,雷电的流速问题。程智仔细的看着这些魔法阵的构成,好一会,他拿出了自己的空间卡片,倒出了一摞符文纸,还有绘制符文的鹅毛笔,开始在符文纸上绘画了起来,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不断的绘制。不一会,一张张精确符文已经堆满了桌面。

“基础拆解吗?”希拉姆诧异的看着程智的举动。所有的魔法阵,其实都可以用符文来进行拆解,只是符文太过于繁琐,如果是用符文拆解魔法阵的话,那是非常困难,麻烦的事情。这些人虽然都是魔法阵领域的学究,但是却都没有用符文去拆解魔法阵的习惯。虽然之前有雷电系魔法师提出过,老师在一些大威力雷电魔法之中,老师雷电流速不同,但是这个概念很模糊,而且只是猜测,并没有任何实验依据。毕竟雷电系魔法威力巨大,谁也不会闲的没事,冒险被雷劈。这些魔法师们探讨了大半夜,最终还真的让他们探讨出了一些可能性,其中大家一致认同的是,闪电风暴魔法并非仅仅依靠魔法师自身元素之力形成的魔法,闪电风暴魔法是通过雷电系魔法师通过自身元素之力进行引导,但是最终形成魔法的时候,却是吸收的天地之间所拥有的雷电元素。那么这天地之间自然形成的雷电速度,和魔法师通过自身魔法能力和特性所释放的魔法速度很可能是不同的。为了验证这个理论,他们也同样的开始了实验。

程智就这样一张一张的画着,整个人又一次进入到了那种忘我的状态,他的眼睛里,他的脑海里,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符文构思。当程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笔的时候,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而包括桑托斯在内的众人却就是那么静静的坐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程智绘制一张张的符文。一直到这一刻,桑托斯看着抬起了头的程智,有些犹豫的问道:“怎么样?你有什么发现吗?”所以,今晚程智来到魔法师宿舍看到布荣根等人的时候,甚至被吓了一跳:“呃……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没有。”程智却是摇了摇头:“需要计算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程智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

“呵呵,年轻人,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听到程智的回答,斯莱特林大师却是并没有任何的不满。即便是在这里静静的坐了一夜,但依旧没有任何怨言。不仅是他,其他的两位大师同样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这件事情的难度到底有多大,他们心中清楚,甚至为了研究这个魔法能量转换传输的设计,他们往往为了一个小问题就会连续几天不间断的进行研究。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这个程智对于符文学真的是达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希拉姆牧师拿起了程智绘制的一张符文看了看点了点头:“你对于魔法阵的理解另辟蹊径,从运算的速度上来看的确是要比我们所研究出来的运算方式快了很多啊。虽然我们都知道,符文才是魔法阵的基础,但是因为符文太过于困难,我们都是利用现成的魔法阵组合来进行大型魔法阵布置的。甚至许多符文基础理论我们都无法理解。”“嗯,很不错,一眼就看出来了。”贾科佳玛有些惊讶的摸了摸胡子,又看了看身边的两位大师,在他们的脸上同样看出了震惊之色。好一会他才压住心中的疑惑,对程智问道:“这个魔法阵布置在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地方。我们也没有见过,只是得到了一些相关的信息。说实话,我们已经研究了两年的时间才得出你刚刚的结论。”

只见布荣根和他的室友,别急肤色惨白,眼圈漆黑,跟两个熊猫一样。程智点了点头说道:“恩,我没有用符文制作出能够连接如此复杂的两个魔法阵的传输通道。不过……”说到这里,程智拿起了那张大型复合魔法阵的图纸:“这个大型复合魔法阵是否能够进行改动?”“额……这个恐怕不行。我们得到的信息是这个魔法阵是固定的,无法改动的。”贾科佳玛大师摇了摇头说道:“而且在我们看来,即便改动了这个魔法阵也很难得到最佳的效果。”

程智已经有所预料,所以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直接传输的方法的确是没有了。至少以现在我的计算和设计能力的话,是没有的。不过……如果有一个折中方案。那就是用整个的符文进行连接,用符文进行能量的转化和中转。只是这么做的话,能量只能传输三成左右。”桑托斯似乎是看出了程智的疑惑,老师却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说道:“孩子,这次把你叫来,可是这几位大师有事情想要跟你探讨一下。”“三成?”“这么多?”

今晚“请说。”程智点了点头。“真的?”

不同的话从三位大师的口中说了出来,把程智都弄得一愣。却见桑托斯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起了一张纸,别急平铺在了茶几上,上面绘制了一个极为古怪的魔法阵。看到程智惊讶的表情,贾科佳玛大师尴尬的笑了一下:“其实我们之前也制作出了一些通道的设计,但是传输能量最高不超过百分之五。我们这次来到雷洛学院,其实只是想要拓宽一下我们的思路。可是没想到……”说到这里,这三个老头竟然齐齐的脸红了一下。他们三个人,领导着一大批的研究团队,用了两年的时间,所研究出来的成果,竟然不如眼前一个在他们眼里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子,一夜之间所研究出来的多。程智被这三个老头灼灼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舒服,毕竟这三个老头可都是大魔法师级别的强者,因为实力强大,他们不自觉的散发出的精神威压都会让人极度的精神紧张。这也亏了是程智本身就是亡灵魔法师,加上了灵魂体极为坚韧。若是换做别人,就这样被他们看着都会吓得全身发抖。桑托斯大师这时候却是开口说道:“我说你们收敛一些,程智毕竟是个孩子。”

被桑托斯这么已提醒,那三个老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急忙调整心情,接着坐正了身体。说他古怪是因为这魔法阵并非圆形。要知道,老师一般来说,老师无论三角星基础魔法阵,四角星基础魔法阵还是五角六角的魔法阵,为了让元素流通通道均匀,力量发散稳定,其最外层能量通道都是圆形的,所以圆形魔法阵是最常见的。可是眼前的这个魔法阵却是成一个椭圆形。刚开始的时候,程智还以为是绘制的不精确的草图,但是在看到上面的各种符文和参数之后,程智却是一愣,这魔法阵的确是椭圆形的,而且还是个不规则的椭圆形,一头大一头小,像是一个上面长满了半圆形鼓包的,用来捣药的药杵。

程智抿了抿嘴,在那些符文之中从新整理了一下,接着拿出了几张符文递给了这三个人:“就是这个了。通过符文通道进行连接,可以进行能量转换。不过符文是低效能传输载体,制作这个符文的材料必须要极为强韧才行。”“恩,材料不是问题。”拉西姆摇了摇头:“那么,这符文还有改动的空间吗?”希拉姆牧师看着程智不断闪烁的眼睛,今晚笑着说道:“孩子,你看出了什么?”

程智很是肯定的摇了摇头:“能够提高的幅度不大,这不是符文决定的,因为我至今所学的符文体系,最大承载能力也就是这样了。”“这已经很不错了。”斯泰特林点了点头:“已经远出乎我们的预料以及这任务的要求。”贾科佳玛说着接过了符文仔细的看着。虽然他们三位并非符文专精,但是纯粹去看的话,的确是能够看懂。在仔细分析了一下之后,三个人都是不断地点头,这设计实在是非常巧妙,最后,这份符文图纸被斯莱特林大师收到了自己的空间卡片之中,接着笑着对程智说道:“孩子,你的才华让人惊讶啊。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到我们魔法师工会来就职啊?放心,待遇从优。至少是大魔法师级别的待遇水平。”

拉西姆却是打断道:“诶,斯莱特林大师,你们魔法师工会早已经人才济济,天才如云啊。”说着,希拉姆对程智笑着说道:“圣光与你同在。程智,要不你来我们圣光学院吧。我正缺少一位高级研究主管。你如果来我们这里,可以享受副院长级别待遇。”“作用于不同重力场环境下的大地元素立体魔法阵。”程智说道:“这魔法阵是应该布置在一个立场极不稳定的地方吧?”“孩子,别听他们的。”贾科佳玛这时候却是立刻开口说道:“就他们魔法师公会和圣光学院都是一群穷光蛋而已,我可以向黑暗评议会申请一块领土给你,让你进行自由的进行研究工作。”说着,贾科佳玛的脸上带着一种诱惑的说道:“而且在黑暗评议会的范围内,研究任何魔法都是不会受到任何限制的哦。”说着贾科佳玛还挤了挤眼睛。这三个老头都是高级魔法师,自然是早已经看出了程智是亡灵魔法师的身份,他的这话明显就是在暗示程智可以进行一些比较邪恶的亡灵魔法实验,同时也是在针对希拉姆说的。光明帝国之中虽然在法律上并没有任何一条说不允许使用黑暗和亡灵魔法,但是,从宗教信仰方面却并不是这样。光明神殿的教义认为黑暗死亡之类的法术都与光明圣典中的教义相违背,是邪恶的。至少在光明帝国境内因为光明教廷的影响,大多数人都不喜欢黑暗以及亡灵魔法。

或许是因为刚才吵架的事情,这三位老人并没有呆的太久,又说了几句对程智鼓励勤勉的话语之后便离开了。看着这三位老者离开之后。程智有些纳闷的对桑托斯大师问道:“他们到底在研究什么啊?以我们这个世界的力量基础,根本无法驱动那样的魔法阵。”“咳,贾科佳玛大师,我想您误会了,我们光明帝国之内并不排斥使用任何力量的强者,仅仅是不推崇罢了。”拉西姆这时候却是义正言辞的争辩了起来:“在光明神的护佑下,人人平等。只是大多数普通人不喜欢黑暗和死亡魔法,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接受。特别是在圣光学院之中,我们更追求的是宇宙万物的真谛,是法则与规则的力量。程智,你不用有任何的担心,圣光学院绝对会是你最好的选择。他们能给你的,绝对不会比我们多。”“嗯,很不错,一眼就看出来了。”贾科佳玛有些惊讶的摸了摸胡子,又看了看身边的两位大师,在他们的脸上同样看出了震惊之色。好一会他才压住心中的疑惑,对程智问道:“这个魔法阵布置在了一个极为特殊的地方。我们也没有见过,只是得到了一些相关的信息。说实话,我们已经研究了两年的时间才得出你刚刚的结论。”

其实这种魔法阵,他身上就有。因为人长得不是一个圆饼,或者一个球,所以在他自己身上刻画的斗气能量通道这种极为特殊的魔法阵,其实就是圆形的一个变种。因此它才会一眼就看出这个魔法阵真正的原理。不过程智有些奇怪的看着众人:“既然各位大师有了结论,那不知道找我来做什么?”“哼,强词夺理。”贾科佳玛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说道:“伽利略怎么死的?还不是被你们给烧死的?”“那不一样。”希拉姆一听这话,立刻站了起来:“老伽是因为否定教皇的合法地位,与学术研究无关。而且我们学院也是极力反对对他进行处刑的!”“呀,我这暴脾气啊,伽利略自己找死,被一群狂信者动用私行烧死的,事后那些人也都是受到了法律制裁,关我们圣光学院屁事,再说了,哥白尼证明了月球轨道的时候,你们黑暗评议会不也是挖了人家的双眼吗?你个老家伙,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怎么的?非得让我拿圣光净化你吗?”说着,希拉姆一跳多高的挽起了袖子,似乎一言不合就要跟对方干一架。

“哎呦,你们这帮伪君子,还好意思说我,哥白尼他那眼睛老白内障,挖不挖他都看不见。我们是研究着给他换一双眼睛,结果实验失败了,你个老小子不要移花接木转移视线好不好?哼,想要动手是不是,嘿,我怕了你了啊?”贾科佳玛也是站起了身,挽着袖子,两个加起来至少三百岁的老头子,竟然要掐架。中间坐着的斯莱特林急忙站起身:“大家冷静,大家冷静啊。”“我们想要在这种复杂立场情况下创造出一个能够稳定提供能源的传输通道。将这种力场从魔法阵之中提取出来,对另外一个大型魔法阵提供能量。”

程智挠了挠头,看着那张图,想了一会:“这个魔法阵压制的力量元太过于强大,而且也应该是极不稳定的。如果用这个魔法阵来提供力量源是极为危险的事情。我能不能问一下,要进行力量传输终点的魔法阵是攻击性的还是防御性的?”程智都看傻眼了,桑托斯在一旁揉了揉额头,接着说道:“我说,二位大师啊,你们能不能在小辈面前,有点风度啊。”

贾科佳玛撇着嘴,指着希拉姆说道:“人家不就是发表了一个说太阳只是个星辰而已的学说嘛?那就算是否定教皇地位了?再说了,你们圣光学院除了抗议,还做什么了?”“这个当然可以问。”斯莱特林说着,从魔法袍中翻出了一张空间卡片,而且还是钻石卡片,轻轻一翻转,一张纸掉落在了他的手中,他将那张纸摊开,铺在了那个魔法阵的上面,只见这张纸上也绘制这一个魔法阵,但是极为巨大。从上面的标高来看,足有数公里的范围。而且看起来其作用效果和能量也是一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数值。桑托斯的话终于让两个看着彼此如斗鸡一样的老头子冷静了下来,回头看了看程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一本正经的坐了下来。

桑托斯这时候不得不打着圆场:“各位就不要争了。呵呵,程智是我们学院的在校生。而且已经拜我为师。即便是现在,他也已经担起了一部分课程助教的责任。我们学院已经决定在他毕业之后就任命他为炼金学院的总研究师。你们这样挖人墙角可是不对的呦。”“额……”程智瞄了桑托斯一眼,心说什么时候已经有了这样的安排。不过却也没说破。

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果然,在听到了桑托斯的话之后,这三个老家伙全都是哦了一声:“原来如此。”“这个……我也不清楚。”桑托斯摇了摇头,接着让程智坐在他身边,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杯子,程智连忙拿起了银质酒壶,在桑托斯的杯子里倒了一点酒。只是不太多,桑托斯有些郁闷的说道:“再来点,再来点。”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别急老师今晚随你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