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溜

类型:直播剧地区:布隆迪发布:2020-12-03

草溜 剧情介绍

草溜“这个该死的家伙。”特罗德没想到自己已经做了准备,草溜竟然还是大意了。不过他倒也并不太畏惧什么,草溜只见他纵身一跃,直接跳进了骷髅兵之中,手中的长剑散发出了惊人的斗气:“旋风斩!”索菲亚立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乖巧的朝艾迪行了一礼:“谢谢你,艾迪哥哥。”

程智等了好一会,终于被那女老板洗干净了的小女孩索菲亚,换上了新衣服走了出来。只是那女老板边走还边说:“这孩子真是太脏了,哎呦,一桶水都洗成了泥浆一样的颜色。”七阶斗气战士,草溜使用旋风斩这种大范围攻击技能,草溜其威力和效果远不是卡普等六级战士可以比拟的,瞬间以特罗德为中心,猛然暴起一股剑刃旋风,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绞盘一般舞动了起来。十几米范围内,所有的骷髅兵几乎是瞬间便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这旋风卷碎成了齑粉,骨屑与腐烂的碎肉顿时索菲亚低着头,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垂在额头上,遮住了大半张脸。程智笑了笑,将索菲亚大衣的兜帽扣在了她的头上,又将索菲亚的头发朝边上撩了撩:“走吧,我们去找其他人。”

索菲亚一只手拉着程智的手,另一只手捧着一大杯热乎乎的奶茶,索菲亚是第一次这样放松,这样真正的用一个孩子好奇的眼光去打量一座城市。在过去,他们所经过的每一座城市都像是一个恐怖的迷宫,里面充满了怪物,往前是无尽的苦难,往后也是。可是现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充满了她的全身。当他们来到半山广场的时候,艾迪等人还没有回来。想必是要在城卫所里做笔录之类的吧。如同云雾一样的小雨已经停了,逐渐的乌云散开,一缕阳光通过缝隙,照射在了广场之上,让程智和小索菲亚都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温暖。如同被掀起的海浪一般飞起,草溜接着噼里啪啦的不断落下。甚至一些士兵因为靠的太近,草溜同样被这旋风斩撕得粉碎。可是特罗德毫不在意,只要能杀死西格玛,必要的牺牲是可以接受的。这些久经战阵的士兵们同样明白这一点,所以即便是可能会被这强力的攻击所波及,依旧牢牢的守在原地,竭尽全力的封堵住所有的骷髅兵。西格玛就混在这些骷髅兵之中,若是让他趁机逃了,一个亡灵魔法师会做出什么事情都是不可想象的。

随着剑刃风暴的停止,草溜特罗德周围十几米范围内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可以活动的骷髅兵了,草溜虽然一击便轻易消灭了数百的骷髅兵,但是相对于骷髅兵可怕的数量来说,不过只是一小部分罢了。“杀!”特罗德口中怒吼一声,再次挥动手中的长剑,凶猛的砍杀了起来。索菲亚抬头看了看天空,接着又仰着头看向了闭着眼睛,沐浴在阳光中的程智。阳光照射在程智的脸上,让他看起来像是在头顶出现了一个光圈一样。

正在这时,艾迪等人从另一边的道路上跑了过来,看到站在广场中间的程智和小女孩,立刻招呼道:“程智,我们在这儿。”七级战士的全力进攻,草溜是让人震撼的,草溜特罗德每冲击一个方向,那里必定会出现一片空白。他的强大战力同时也激励着每一个士兵,怒吼着,竭尽全力的拼命砍杀。金属敲击,骨骼碎裂,血肉撕碎的声音不停的正在这片不大的空地上响起。人的吼叫,战马的嘶鸣,魔兽的吼声,不绝于耳。程智也看到了他们,拉着索菲亚的手,走到了三个人跟前:“怎么样?都解决了吗?呃,艾迪,你受伤了?”

特罗德在疯狂砍杀的同时,草溜也不停地用眼睛扫视着,草溜终于,在又砍倒了一片亡灵骷髅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亮,只见在一大群骷髅兵中间,一个灰色的影子闪动了一下,虽然并没有看的仔细,但是特罗德却是敏锐的感觉到,西格玛就在哪儿,于是大喝一声,猛地朝那个方向冲了过去,阻挡在面前的骷髅兵,瞬间被他劈碎开来,不断地散落在地上。只见艾迪的左手臂上有一道血口子,已经用纱布缠上了。

“没事,小意思。”艾迪嘿嘿笑着说道:“一不小心,被那个家伙的匕首划伤了,皮外伤而已,没事的。”“西格玛!草溜受死吧!草溜”特罗德大声喊道,手中的剑上斗气光滑爆闪,整个人突然一纵身,高高跃起,接着用力的劈斩了下去。哗啦啦一阵骨骼爆裂声传来,又是一大群亡灵骷髅被击碎。

程智点了点头见三人得意的样子,知道学分已经拿到了,回头学校还会给与其他奖励。随着一阵烟尘和骨灰,草溜西格玛的身形也从那些骷髅兵的后面连滚带爬的显现了出来。“唉,打了一架,我肚子都有点饿了。呵呵,我们去吃煮菜好了。我请客。”艾迪心情大好,却见程智拉着一个小女孩:“这个小孩儿是谁啊?”

“这个小女孩叫索菲亚,是一个被那些小偷拐来的孩子。是个孤儿。”程智简单的介绍了几句:“好了,其他的事情,我们一会再说,先去吃点东西吧。我也饿了。”见程智拉着那个小女孩一起走,艾迪也没有多问。程智皱了皱眉,拉着小女孩的手走出了炼金店,接着蹲在地上,让自己跟索亚平视,看着索亚的眼睛,想了想,这才对索亚说道:“我叫程智,放心吧,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哥哥,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毒打你。我会照顾你的。我向你保证。”

西格玛虽然有些狼狈,草溜但是并没有受伤,草溜他抖了抖长袍上沾染的骨灰,接着抬头看着手持长剑,漏出狰狞笑容的特罗德,不由得老脸有些抽搐的大喊道:“特罗德!住手,难道你真的想要杀了我吗?”五个孩子一路来到了不远处一条非常繁华的街道。而且这里有几家萨宁最好的酒店,艾迪更是对此熟门熟路。很快找到了一家不错的酒店走了进去。要了个包间,几个孩子全都围坐在了包厢之中的方桌边上。今天是冬节,当然要吃萨宁最有特色的冬日大餐了。不一会,一个侍者模样的人端进来一个巨大的木盆,里面是一块块黑色的东西,散发着惊人的热量。

“这是什么?”没有吃过这东西的程智等人都有些好奇,艾迪其实也是第一次吃,不过他之前却是在别的地方见过。不过也不说破,等另一名侍者又端进来一个铜锅,直接放在了那个木盆上面,接着一翻手,将那个铜锅扣了过来。只听呲啦一声,铜锅之中的液体全都落入了木盆之中,与那黑色的石头模样的东西一接触,顿时发出响声,并且似乎被那高温给煮沸了。程智点了点头,草溜看着小女孩裸露出来的皮肤上一道道青紫,有点心疼:“不用怕,那三个人再也不会伤害你了。”接着又有人端来了切好的牛肉,大片的牛肉切成飞薄的薄片,还有其他的比如已经煮烂的猪蹄,排骨,大块的鱼肉,竟然还有一只大螃蟹,全都按照一定的规律码放在了滚开的木盆之中,几乎将大盆填满了,接着,又有人端来了一些青菜,撒入了汤中。最后一个人走进来,将一大碗红色的油脂倒进了锅中,顿时一股极为诱人的浓香弥散而出。

小女孩看着程智的眼睛,草溜好一会,却又大声的哭了起来。“这是什么味道?好像啊。”卡普抽了抽鼻子,一脸陶醉的说道。

“这是用鱼子,山葵,百香豆等一些特殊香料调制的。”“喂喂喂,草溜小伙子,你能不能带这个小孩去外面哭,在这里哭唧唧的,影响我做生意啊。”炼金店的老板有些不满的对程智说道。一个侍者解释道:“各位客人,可以吃了。”侍者十分恭敬的说道。接着用大号的汤匙,轻轻的搅动了一下汤汁。“这种煮肉煮菜就是直接捞出来吃的。大家开动吧。”艾迪说着已经抢先一步的拿起了一个汤碗,和勺子,从里面盛出来一大碗。红色油脂在那些肉和菜上闪烁着诱人的色泽,浓浓的香气让所有人垂涎欲滴。程智也拿起了碗,不过卡普和强纳森却都已经开始从里面向外不断的捞着,程智撇了撇嘴,还好这木盆够大,里面的东西也够多,不过程智还是快速的盛出来一碗,放在了索菲亚的面前:“索菲亚,吃吧。”索菲亚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不由得还有些腼腆,不过在程智鼓励的目光中,索菲亚也拿起了勺子和叉子,开始吃了起来。顿时一股浓香弥漫在了口中,微微带着一丝辛辣,又带着一丝甘甜。索菲亚终于忍不住大口的吃了起来。从小就在一个贫穷的家庭里生长,只有在秋收之后才能吃得起一次肉食的她,从来没想过,这个世界竟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慢点吃。”程智看着狼吞虎咽的索菲亚,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果然,这萨宁的特色美食还真的是不同凡响。有卡普和强纳森这两个大胃王在,偌大的一盆煮菜,不过一会,竟然已经被吃了个精光。“哦,草溜不好意思。”程智讪讪的笑了笑,拉起小女孩的手:“我们走吧。”

看到这一幕,艾迪却是哈哈大笑着:“没事没事,这里面的东西都可以再加的。服务生,过来一下,刚才那些东西,全都在加一份。”“两份!两份!”正准备将一大块猪蹄塞进口中的卡普却是大声叫了起来。那个小女孩却依旧哭个不停,草溜这让程智也手足无措了起来。

开店那能怕食客的食量大,那个侍者笑着应了一声,不一会,又有人端着各种肉食和青菜走了进来,朝木盆里面添加。真的是被学院食堂的伙食给坑的惨了,那三个小伙子拼命的吃着,一个个吃的是沟满壕平。程智相对还有些自控能力,可是低头一看,小索菲亚竟然也有些撑到了,正仰着头,用力的将一块鱼肉咽进肚子里。程智知道,这孩子是以前饿怕了。那瘦弱的小身子,极度饥饿,极度缺乏营养。

不过程智还是拍了拍索菲亚的小脑袋:“好了索菲亚,别吃了,再吃就把你的小肚皮撑爆了。”那个老板似乎是从程智他们的对话中,听出了这小女孩的来历,摇了摇头:“小伙子,你帮不了她。这样的孤儿,在小偷的身边也许过得凄惨,但最起码还有一口饭吃,可是没有人罩着他们,他们只会因为饥饿冻死在路边。”接着,程智看向了艾迪:“艾迪,跟你商量个事。”“有事?”艾迪用餐巾擦了擦嘴,不过眼睛却是看向了索菲亚:“是这个小女孩怎么办,对吧?”

“切,这是什么话。”艾迪翻了个白眼:“咱们可是兄弟。你收的小妹,就是我的小妹。一切交给我好了。”程智一愣,没想到艾迪一眼就看出来了自己的想法。程智皱了皱眉,拉着小女孩的手走出了炼金店,接着蹲在地上,让自己跟索亚平视,看着索亚的眼睛,想了想,这才对索亚说道:“我叫程智,放心吧,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哥哥,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毒打你。我会照顾你的。我向你保证。”

听到程智的话,索菲亚停止了哭泣,只是还有些抽咽,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程智的眼睛,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一样,用力的点了点头。艾迪费力的拧了拧脖子:“我们刚才在城卫所,听那些城卫队的学长们说过,像这样的孩子,很难活过冬天。可是咱们管不了啊。”索亚在听到艾迪的话的时候,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有些胆怯的偷眼看向了程智。“可是她太小了。”艾迪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商号里面……”

程智皱了皱眉,接着说道:“那能不能通过你们商号的关系,找一个合适一些的当地居民,给他们一笔钱,让索菲亚寄养在那里?这孩子挺可怜的。帮帮她吧。放心,她的生活费用我来支付。”程智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拉起了小女孩:“你肚子饿了吧,走,我带你吃东西去。”说着便带着索菲亚走出了炼金店。

先是给索菲亚买了点蛋糕球,让她先填饱肚子,接着,程智带她来到了一家服装店。小女孩身上只是穿着十分单薄的破旧衣服,萨宁的冬天不结冰,但是潮湿阴冷更加让人难受。只是那个服装店的女老板显然有些势利眼,在看到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小叫花子一般的索菲亚的时候,就要将她赶出去。“这个吗应该没什么问题。”突然艾迪一拍额头:“对了,还找什么寄养家庭啊。我的老管家就在萨宁,让他帮忙照看一下就好了。”

程智救了索亚,本来是想将她送回家去,可是当知道索亚是孤儿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原因,程智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不这样吧,你们家的商号缺不缺打杂的,给索菲亚找份工作,不管做什么,能够提供吃住就行。”程智二话不说,花了一个金币,不但买了衣服,还让服装店老板烧了一桶水,让那服装店的女老板给小女孩洗了个澡。一个金币的购买力,足以买下十件普通人穿的上号衣服。那女老板立时美滋滋的答应了下来。艾迪的管家,就是带着艾迪一起穿越山脉的那个老者,叫做寇顿,也是一名六级战士。在护送他来到萨宁之后,便居住在了这里。萨宁的商号有专门的地区经理负责打理,所以老管家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当初之所以让这个老管家跟艾迪一起来萨宁,一方面是保证艾迪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老管家岁数也不小了,在萨宁这样的城市里能够颐养天年罢了。

“只是,程智,你真打算帮助这个小丫头?”艾迪的眼睛看向了索亚,有些奇怪的问道。“我救不了所有人,但是没道理让我对眼前人见死不救。”程智语气坚定的说道。程智一直觉得自己不是那种特别博爱的烂好人,但是如果他真的对什么事情感觉到怜悯的话,就会义无反顾。而最重要的,是他觉得的这个孩子有点特别。

草溜程智看着艾迪,郑重的说道:“放心吧,这小丫头的衣食住行费用,我还负担得起。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妹妹。”程智点了点头,接着拍了拍索菲亚的小脑袋:“索亚,谢谢你艾迪哥哥。”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草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