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山爱

类型:育儿剧地区:马耳他发布:2021-01-28

佐山爱 剧情介绍

佐山爱“当然知道。人家政变,佐山爱你高兴个什么劲?对了,我是说外面怎么了。”程智说着指了指门外。“成功了。”杜隆迪看到这一幕,也是点了点头:“你真是个天才。”

“是的。”程智又点了点头:“只是我需要一个人帮我篆刻身体上的魔法通道。”“嘿,佐山爱咱们学院里可是有相当多赛特拉王国本地的学生啊,佐山爱听说王城发生了政变,最重要的是那些叛军可是亡灵魔法师控制的。他们着急啊。很多人的父母亲人可都在都城,万一被亡灵魔法师给杀了可就不得了了,所以那些学生组织了起来,准备去赛特拉王都平乱。”说着,艾迪有些兴奋的说道:“要不我们也去看看?”杜隆迪有些恍然的说道:“你是以自身为基材,在身体上刻画出这个能量通道?”

程智点了点头:“是的大师,您研究过我绘制出来的那张图,所以您要比其他人清楚地多,那些力量流动的线路应该怎样绘制。”杜隆迪大师点了点头,接着沉思了一会才说道:“你打算用什么材料魔法通道?”听到艾迪的提议,佐山爱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卡普和强纳森也都有些坐不住了,佐山爱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但是,转眼有情绪低落了下来:“谁不想去看看,可惜,刚才有老师过来说,四级以下实力的学生,今晚禁止离开学院。否则开除。”

说着,佐山爱强纳森还一脸惋惜的模样。“魔兽血液精华。”程智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试管,里面放着的正是毁灭兽血粉末。

杜隆迪大师接过了试管,魔兽血液是制作炼金材料的重要原料,因此杜隆迪大师接过来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毁灭系魔兽血液?嗯,这颜色应该是一级魔兽的。”程智皱了皱眉:佐山爱“亡灵魔法师的事情是真的。你们这点实力,去了就是送死也说不定。”“是的。”程智点了点头,无论是哪种类魔兽,只要是同一属性同一等级的魔兽,血液提炼之后的血液精华都是一样的。

说着,佐山爱程智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铺上,今天的战斗可是让他消耗了不少的精神力,需要好好恢复一下才行。“那为什么不用更高级的魔兽材料来操作?”杜隆迪大师有些奇怪的问道,但是下一刻他自己已经有了答案:“我明白了,斗气力量的强弱与身体素质有关,越是强大的斗气就越是需要强横的身体作为支撑。你用一级魔兽的材料来进行刻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没错,大师”程智点了点头:“虽然我从小就不能修炼斗气,但是小的时候的确看过很多关于斗气修炼的书籍。斗气的实力是根据身体的强度来增长的,如果身体强度达不到,强大的斗气会摧毁掉身体。”外面杂乱的脚步声,佐山爱逐渐消失了,显然那些赛特拉本地的高年级学生已经快速的准备完毕,离开了宿舍区。

杜隆迪大师点了点头:“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将斗气固定住啊,你会不会永远都只能拥有一级的斗气?”赛特拉王国的王都距离萨宁只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佐山爱可以说是非常近的,佐山爱不过萨宁这个学院城却不能出兵。实际上,萨宁属于一个极为特例的地位,虽然属于赛特拉的城市,但却拥有极高的自治权,而赛特拉王室因为担心这样一个不听管控的强大学生兵团会对统治造成影响,所以不允许萨宁的军队进行调动。萨宁的军队只是用来防御萨宁的。“不会,只要将身体锻炼到可以承载二级斗气的时候,在进行一次用二级魔兽血液净化制作的药物,强化原本的通道一次就可以了。”

杜隆迪大师点了点头:“看来你已经研究的很透彻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现在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程智笑着说道。从小他就因为无法修炼斗气和魔法而受人白眼。虽然后来成为了亡灵魔法师,但是幼年时候的事情却是他的心结。哪怕只修炼一层的斗气也好啊,可是却一层也修炼不了。小时候,他做梦都想拥有斗气技能。“咳咳。”杜隆迪大师自知有些失态,急忙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你说你找到了让无法修炼斗气的人拥有修炼斗气能力的方法?我没听错吧?”

现在在学院之中的学生可不是学生兵军团的人,佐山爱忠诚于国王陛下的赛特拉王国的学生,佐山爱仅仅前半夜,便组织了五百多名由五级六级战士,魔法师组成的临时队伍,在一群号称是返乡办事的老师的带领下,星夜兼程,五十多公里的距离实在是不算远,在黎明的时刻,这群由在校学生组成的队伍便赶到了赛特拉王城之外。这群学生兵虽然人数不是特别多,但是实力却足够强大,叛军已经在王城之下奋战了一夜,只靠着最后一口勇气支撑着。而这五百名学生兵显然就是砸偏天平的筹码,使得赛特拉王国军队顺利的剿灭了叛军。这次的研究,无疑是一个实现幼年梦想的机会。杜隆迪大师点了点头,接着写了一个实验进行中禁止打扰的牌子,挂在了自己的门口。

“啊!”“杜隆迪大师。”程智敲了敲门,佐山爱在听到里面应了一声之后便推开门走了进来。片刻之后,一声凄厉的不似人声的吼声从杜隆迪大师的房间之中传了出来,将外面正在治疗室病房休息的学生们吓了一跳。不由得纷纷朝杜隆迪大师的房间方向看了过去。这时候,程智一丝不挂的躺在了一张床上,已经是满头大汗,刚刚只是杜隆迪大师用兽血粉末在程智的一根手指上画出了一道痕迹,顿时就将程智疼的大叫了起来。

佐山爱“大师。”“好疼啊。”程智的手因为疼痛而不断地颤抖,看着手指上迅速肿了起来的样子,心中暗自惊骇,这疼痛简直就像是手指的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每一块筋膜,每一块皮肤,都在被火焰灼烧一般的疼痛。

“这……”杜隆迪大师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也有些犹豫:“恐怕不行啊。你的身体里本身并不具有毁灭属性能量,对于外界能量入侵的刺激格外激烈。”“哦,佐山爱是程智啊,你昨天怎么突然就跑了?我还没来得及给你做检查。”程智就是因为上一次火元素精华粉末渗入皮肤造成的浮肿,当时也是极为疼痛的,但现在用这魔兽血液精华来在身上绘制通道的过程却是比那一次疼的太多了。不过程智还是暗自咬了咬牙,强笑着说道:“大师,我刚才只是没有准备而已,没事了,这次我准备好了。继续吧。”“你确定?”杜隆迪大师拿着沾满了魔兽血液精华的符文笔,看着程智,疑惑地问道。

程智再次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来吧。”“我已经没事了。”程智尴尬的摸了摸头,佐山爱昨天因为突然想到了重要的事情,所以急匆匆的就从医务室跑掉了。

杜隆迪点了点头,接着在另一根手指上,快速的画了一笔。“……”程智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却没有喊叫出来。虽然汗水已经是流淌个不停。但是他却是朝杜隆迪大师点了点头:“继续。”接着,佐山爱程智拉过了一把椅子,佐山爱坐在了杜隆迪的面前:“大师,我找到了一种可以让无法修炼斗气的人,拥有修炼斗气能力的方法。”“哦。”杜隆迪大师轻轻的点了点头,但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大声喊道:“你说什吗?!”

一笔,两笔,一道道线条和符文逐渐出现在了程智的双手,胳膊,前胸,腹部,双腿,脖子,脸颊。那些线条是力量通道,而符文则是在通道节点上,转换力量方向的坐标。每一道线条,每一个符文,都需要仔细的刻画,不能有一丝偏差,否则就会前功尽弃。程智的汗水滴滴答答的流淌着,牙关紧闭,甚至呼吸都要停止了似得。

“孩子,疼的话就叫吧。”杜隆迪大师看着程智忍受着极大痛苦的模样,有些心疼的说道。巨大的吼声把程智都吓了一跳。“大师,不要停。”程智真的是快要忍不住了,他现在全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在坚持着,他不敢喊叫,因为他怕他喊叫出来,自己就没有勇气再支撑下去了。能量通道刚刚刻画了一半,还没有绘制完成。杜隆迪大师朝程智使用了一个悬浮术,直接在床上翻了个身,但并没有让他落在床上,因为每一笔就像是在程智的身上刻了一刀,而每一刀下去,仅仅几秒钟之后,身体就会发生极为严重的浮肿。现在程智的脸部,胸腹,双臂双腿都发生了极为严重的浮肿现象,如果再让他落到床上的话,那痛苦就更无法想象了。但是这样做的话,杜隆迪大师不但要专心将粉末刻画的工整均匀,更要分心操控悬浮术,这是相当耗费精力的事情,但是杜隆迪大师却是丝毫没有松懈,依旧极为认真地描画着。终于当最后一笔也画完的时候,杜隆迪一挥手,程智在半空中翻了个身。

魔兽血液精华已经完全渗入到了他的皮肤之中,并且在符文的影响下并没有逸散,随着体液循环而被代谢掉,而是真正的成为了一条通道,连接着一个又一个的节点。程智缓缓坐了起来,低头看着小腹上闪烁着光芒的那个符文,略一思索,精神力控制之下,再次与那个符文接触,顿时那符文的光芒消失了,接着身上流淌的紫色光芒线条也逐渐的暗淡了下去,转眼消失不见,整个人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接着,杜隆迪大师打开了那个小盒子,轻轻地,将那块符文拿了起来,将带有符文的那一面扣放在了程智的丹田处,微微眯着眼睛,不敢有一丝的偏差,那密密麻麻的线条,只要错误的链接了一条线,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杜隆迪大师的额头也早已经被汗水覆盖,有被杜隆迪大师用魔法控制着汗水之中的水元素将汗水甩到地上,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手,慢慢的,一笔一笔的将那些连线连接好。“咳咳。”杜隆迪大师自知有些失态,急忙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你说你找到了让无法修炼斗气的人拥有修炼斗气能力的方法?我没听错吧?”

“没有。”程智摇了摇头,接着将自己的构想说了一遍。当最后一条线条链接在了一起,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再看向程智的时候脸上的凝重之色反而更重了。“现在你可以启动了。不过,我要提醒你,当你真正启动这个符文的时候,你全身的能量通道打开的同时,会比刚才刻画你身体上能量通道时候更加疼痛。”程智闷哼了一声,接着调动精神力,锁定了自己小腹上的那个启动符文。猛地医用精神力,顿时比刚才刻画身体时候远远高处许多的疼痛感,以小腹为中心,猛然爆发开来,沿着一道道刚才刻画的魔法纹路不断的运行。一旁的杜隆迪看到从小腹那个符文周围就像是一道道血管一样的线路爆发起了一股紫色的荧光,沿着那些纹路蔓延至全身。就像是被点燃的一道道导火引线一样。不过程智却并没有失去意识。从丹田之外那符文之处开始又一股淡淡的清凉的感觉传了出来,沿着被刻画出来的一道道线路开始,缓慢而有力的,向全身蔓延而去。这感觉就像是干枯的河道迎来了雨季,泉水涌入了泥土一般。剧痛的感觉也随着涌入的这种水流而当净。

托马斯看着程智身体原本的浮肿慢慢消散了下去,逐渐的恢复到了原本的肤色,只是在这皮肤上,原本刻画着魔兽血液精华的一道道纹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淡淡的,浅紫色荧光,如同水流一样,以丹田处的符文为起始点,缓缓地朝全身流淌而去。“你的意思是,在皮肤上从新刻画出一套能量运转体系?”

“是的。”程智再次点了点头。“成功了?成功了?”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久经风雨的杜隆迪大师,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这样,就这样成功了?因为失神,他的悬浮术效果也逐渐减弱,程智的身体从半空中换换落在了床铺之上。

程智终于在剧痛之中,发出了一声怪叫。这时候只能用怪叫来形容了,干涩的喉咙因为脱水而变得十分沙哑,甚至听不出那还是喊叫声,而是什么金属在摩擦一般。吼声造成的身体震颤,让贴在丹田之处的烧石脱落了下去,但是原本燃石上铭刻的符文却是拓印在了程智的丹田之处,不断闪烁着紫色的光芒。杜隆迪大师皱着眉,接着又问道:“斗气是通过丹田来提供能量的,你说你要创造一个体外的丹田?”程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却感觉眼睛里面也十分的干涩。剧烈的疼痛导致他严重的脱水,不过现在他却也感觉浑身轻松无比,前所未有的,充满了活力,充满了力量。

程智抓握了一下手臂,接着一用力,只听一阵噼啪作响,这并非骨骼挤压所产生的声音,而是一种身体力量产生的躁动之声。“成功了?”程智也是不确定的,说了这样一句话。接着他又十分坚定的说道:“成功了,我成功了。”

佐山爱没错,他现在已经拥有了斗气,毁灭之力斗气一层。程智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全身,接着从床上跳到了地面,再次用精神力催动小腹上那个肉眼看不见的符文,顿时,那符文再次闪亮了起来,同时以符文为中心的再次朝全身蔓延开了紫色的光芒。每经过一个节点,那个节点上的符文就会闪亮起来,让连接在上面的其他一根一根复杂的线条不停闪烁,最后蔓延至整个身体。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佐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