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鸣晖

类型:原创剧地区:尼日利亚发布:2021-03-08

盖鸣晖 剧情介绍

盖鸣晖程智苦笑了一下,盖鸣晖略一思考,盖鸣晖判断了个大概,这些也许是被强盗绑架的人吧。不过现在他连自己都救不了,又怎么能救其他的人?想到这里,程智闭上了眼睛,让自己彻底放松,进行冥想。老威廉却是大有深意的笑了笑:“倒也没什么。孩子,这个卡斯利莫夫我也是知道的,赛特拉王国最为顶尖的炼金制药大师。对于其他炼金方面的学识也是远超常人,说实话,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卡斯利莫夫竟然做出用鲜活的生命去制造缝合怪,来复活自己女儿样的事情。”

说着,强纳森身体一晃,一团黑暗元素形成的雾气闪过,强纳森已经到了院门口,在一闪身,人已经消失不见了。片刻之后,大雨中就听到一声微弱的叫声,不大的工夫,强纳森已经拎着一个人走进了院子,一把将他推到了程智跟前,脚下不稳,直接趴到了地上。这条船沿着河道,盖鸣晖顺流而下,终于在天黑之前进入了他们口中的繁星湖。程智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人,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窥视这里?”

但那个人似乎并不害怕,反而大声叫道:“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抓我?我可告诉你们,这里是萨宁!大陆治安最好的城市。你们这可是绑架行为,我要到城卫所举报你们,把你们都抓起来。”艾迪见状不由得笑了起来,对一旁的卡普歪了歪脖子,卡普上去一脚将刚要爬起来的那个家伙又一脚踩了下去,艾迪一脸不屑的走到这人跟前:“呵呵,小子,你已经自这里窥视很久了吧?告诉你,萨宁治安是不错,但是也有你惹不起的人。我们想要弄死你的话,只要一句话,会有很多人过来把你大卸八块。给你个机会,说实话,不然现在就弄死你。”“还好,盖鸣晖一路平安无事,看来是我想多了。”强盗头子暗自松了一口气,接着嘿嘿冷笑道:“都给我麻利点,送完这趟肉票,我请你们喝酒。”

“好哦……”群贼顿时欢呼一声,盖鸣晖更加卖力了起来。那个人虽然没说话,眼睛却是乱转个不停,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可是踩在他身上的卡普却是没有什么好脾气和修养,直接将这小子翻了过来,抡圆了巴掌,啪啪两个耳光就抽了过去。又绕过了几个小岛,盖鸣晖终于在天黑的时候,盖鸣晖在一处山峰环绕,地势险峻的山坳之中停了下来。船上也立刻有人拿起了火把,左右摇摆着。过了片刻,半山腰上,突然又出现了一个火把,有节奏的左右摇晃了起来。双方对了一下暗号,强盗的大船这才放下了跳板。“别打别打。我说还不行吗。”这小子竟然也是个怂货,两巴掌扇得眼冒金星,双颊剧痛 ,立刻软了下来。程智看着这个人的眼睛,语气有些冰冷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好了,盖鸣晖把那几个肉票都给我从下面弄上来。”强盗头子,一声令下,手下们立刻行动了起来,拉开甲板上的盖门,进入了船舱之中。那个人怕继续挨揍,急忙说道:“我叫厄玛尔我是城里的包打听。”

“包打听?”程智继续问道:“是谁让你来监视这里的?”不一会,盖鸣晖一些强盗已经两人一个的扛着几个麻袋从船舱下走了上来,盖鸣晖当然,最后一个则是被人如同拎包一样拎上来的程智,程智这时候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只是双眼微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厄玛尔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是一个叫莫夫的人。”立刻又有人将那些麻袋拆了开来,盖鸣晖露出了里面的一个个所谓的肉票。只见这几个人都是女人,盖鸣晖多大年龄的都有,有年纪较大的老妪,也有年龄不大的少女,这些女人从麻袋之中被提了出来,一个个都是满脸惊恐的模样。程智被仍在了一旁,侧着脸,依旧是半眯着眼睛的样子,只是他的眼睛逐渐的睁大,看清楚了周围的一切。这里就是个普通的河湾,不过在半山腰上,似乎有几个木房子。“莫夫?”程智想了一下,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这个莫夫是谁,于是又问道:“他让你来监视我们是为了什么?”

厄玛尔急忙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只是收钱办事的而已。他从来没跟我说过到底为什么。”程智点了点头:“那个莫夫长什么样子?”正在众人闲聊的时候,程智却也是突然皱了下眉头。他的精神力可是远比其他人强大的多,即便没有故意释放出神识,但是对于灵魂波动的感应依旧极为清晰,果然,这附近有一个有些异样的灵魂波动。

被绑架的这些女人大多姿色平平,盖鸣晖不过那些强盗们却是一脸兴奋的样子,盖鸣晖不停地大叫着:“我要干这个,我要干那个的。”有的则是凑到跟前在那两个女人身上伸手乱摸。厄玛尔急忙说道:“是一个老头,很老,大鼻子,秃顶。”程智皱了皱眉:“那个叫莫夫的是什么时候让你来监视我们的?”

“在新年之前一个月,他对我说要打听一个叫程智的少年。”每个星期天,盖鸣晖艾迪等四人来寇顿爷爷家已经都成了惯例。不过今天倒算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盖鸣晖程智抓了抓索亚的头发:“嘿嘿,哥哥赚钱了,今天庆祝一下。索亚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尽管开口。”“新年之前?”程智有些奇怪,那时候自己既没有研究出空间卡片,有没有得到奖励什么的,要是求财的匪徒,应该不会再那个时候注意到自己。那对方为什么那时候就开始打听我?还不等程智继续问,厄玛尔却是继续说道:“这次监视你的时间不长,那个莫夫先是让我打听出你的下落,后来在新年之前就离开了萨宁。最近刚从别的地方回来了一趟,让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继续监视你的动静,记录下你来小院子的规律。”

突然成为暴发户的感觉实在是不错,盖鸣晖五十万金币,那可是一大笔巨款。要知道,即便是在物价极高的萨宁,一头耕牛的价格也不过才六个金币而已。程智眼睛动了动,接着冷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两个金币,随手一扔,掉在了地上,因为雨下得很大,雨水积满了地面,金币落下后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响声,也没有滚落的很远,全都落在了厄玛尔的面前:“告诉我,那个莫夫在哪儿?”

看到金币,这个怂货的眼睛一亮,顿时说道:“那个人就住在下城区的黄玛瑙酒店。”边说着边快速的将两个金币攥在了手上。索亚还不是特别明白怎么回事,盖鸣晖不过看到程智开心,盖鸣晖她也就高兴。不过等大家都坐下来,索亚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热奶茶之后,却是说道:“哥哥,最近我感觉有人老是在窥探这个小院子。”“走,我们去看看,到底是谁竟敢监视这里。”艾迪就好像受到窥视的的就是自己一样。可是却被程智一把拉住:“等等,你还是不要去了,万一要是有什么危险的话,出了事可就不好办了。上次你遭到绑匪绑架的事情,你父亲可是很担心你的。”“没事的,这里可是萨宁,大陆上最安全的城市,怕什么?”艾迪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道,他之前已经达到过三级斗气师的程度,所以体能恢复的比程智快得多,现在差不多实力恢复到了二级顶峰,虽然在强者面前依旧很菜,但是架不住内心膨胀啊。程智笑着摇了摇头,对艾迪低声说道:“低调,低调,你爸爸可是说了,让你达到六级之前,不要瞎显摆。”

听到这句话,艾迪多少有些失落,顿时表情也垮了下来。“哦?窥探这里?”程智挑了挑眉毛,盖鸣晖扭头看向了艾迪,盖鸣晖他第一反应就是德尔玛商会派人来守护这里。可是却见艾迪也是一愣之后摇了摇头。“据我所知,商会并没有派人保护和监视这里。”

接着,程智又不无打击的对艾迪补充道:“再说,如果真的是我所猜想的那样,除了我,你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我还是自己去调查一下吧。”“你也别去。”艾迪立刻摇了摇头:“人家的目标就是你,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你要是去了,那还不等于自投罗网?呵呵,没事的。我们家族在萨宁也有一些情报网络,回头我让他们给你查一查,肯定比你这样没头没脑找过去要强。”程智皱了皱眉,盖鸣晖这里只是个不起眼的小院子而已,会有谁窥探这里呢?

程智点了点头,不在坚持了。德尔玛商会的情报网,办事效率果然很快,吃过午饭之后,就有一个人来找艾迪,将调查的结果交给了艾迪。

找程智的这个人自称叫做莫夫,是个年龄很大的老者。在去年十一月份来到萨宁,一直居住在黄玛瑙酒店,之后在新年之前离开了。第二次来的时候是今年三月份也就是一个月之前,再次入住黄玛瑙酒店,平日深居简出。每次来之后,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有炼金材料店的人给他送货过来。另外还有一个人跟他在一起。平时总是穿着一身灰色斗篷,遮住脸,看不清容貌,在黄玛瑙酒店登记的姓名叫做塔科拉迪。艾迪想了想说道:“不过说真的,树大招风,你现在可也是个有钱人了,虽然你低调,很少有人知道你。但是万一真的有人对你动了什么坏心思的话,可就不妙了,你平时都在学校里面,人家可能拿你没办法,但是索亚住在这儿,的确不是特别安全,不如这样。让她住到我爸爸的公馆。我们德尔玛家族在萨宁新购置了一些产业,有几座房子距离学院也比较近,而且里面还有佣人可以服侍索亚,不如搬到哪儿去吧?”“塔科拉迪?”程智的眼睛顿时一亮:“塔科拉迪?不就是上次我偷听到的那个名字吗?”于是,程智也对那个送消息过来的人问道:“塔科拉迪现在还在黄玛瑙酒店吗?”

威廉院长已经一千多岁了,经历过的大风大浪可不是程智能够比拟的,这位睿智的老人沉思了一会,突然说道:“刚才你们说,这种药物在赛特拉王都出现的比较多,是吗?”“是的。”那个人点了点头说道:“他们现在一直居住在黄玛瑙酒店。”正在众人闲聊的时候,程智却也是突然皱了下眉头。他的精神力可是远比其他人强大的多,即便没有故意释放出神识,但是对于灵魂波动的感应依旧极为清晰,果然,这附近有一个有些异样的灵魂波动。

程智站起了身,对大家示意了一下,接着便走出了客厅,神识不断的在释放着。在距离小院子并不远的地方,一个留着一撮小胡子的男人,正在不远处的一处屋檐下,探头探脑的朝这边张望。“很好。”程智点了点头,接着对众人说道:“看来那神秘药片的来源找到了。”“神秘药片?什么神秘药片?”说着程智拿出了空间卡片之中的药物,拿到了众人的眼前:“你们看,就是这种药片。这里面有很强的至瘾成份,一旦使用这样的药物,就会产生依赖性,对身体的损害也是极大。杜隆迪大师已经申请让学生兵军团派人调查此事,避免有药物流入到雷洛学院之中,损害学生的健康。而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两个军官,其中那个约翰就是当初我们一起抓获的卡斯利莫夫,从他的口中我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卡斯利莫夫可能还没有死。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逃脱的,但是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卡斯利莫夫应该真的没有死,而且来到过萨宁,制作了药片给了塔科拉迪。这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说到这里,程智的心里不由得又有些紧张了起来,卡斯利莫夫绝对是跟自己有仇的。他派人来监视自己,似乎就是为了报复做出的准备,不过应该是顾及不敢在萨宁城内动手。毕竟如果在萨宁城杀死了雷洛学院的学生,学院可是会追杀至天边的。可是如果一旦自己离开了萨宁,很可能就会遭到这个卡斯利莫夫的毒手也说不定。他有些奇怪,对方的气息不过是个二级的战士实力而已,可以说和普通人无异。只是他到底在干什么。想到这里,程智对索亚挥了挥手,让索亚过来:“你感应一下,在你十一点钟方向,有一个灵魂波动,你看看是不是窥视这里的人?”

索亚闭上眼睛,他的神识强度和灵魂感应能力还远不如程智,但是那个人距离他们的位置并不远,他闭合眼睛感应了一会,接着用力的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个人。”想到这里,程智立刻起身:“我先回学院一趟。艾迪,一会你就不要送索亚回家了,直接带到商会去,那里有不少高手。然后你们也赶快回学院。”说着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是一种不太好的东西。”程智这才想起几个兄弟似乎对卡斯利莫夫的药片还不太了解,于是向众人解释道:“当初我在在来赛特拉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叫做卡斯利莫夫的人,他制造了一种以燃烧生命力为代价,激发斗气师潜力的药物。而且还用活人进行很可怕的实验。后来被帝国第三军团和皇家魔法师团的托马斯大师一具歼灭了。可是最近赛特拉王城和萨宁都出现了有人使用药剂突然增长了实力的事情。而我无意之中得到了一个药片,正是卡斯利莫夫制作的炼金产品,所以卡斯利莫夫很可能没有死,卡斯利莫夫,莫夫,恩,没准这个莫夫就是卡斯利莫夫。”程智皱了皱眉,却听一旁走过来的强纳森说道:“哼,有人向这里窥视?等会,我去把他抓过来问问。”艾迪等人虽然还不完全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从程智表现出来的神情可以看出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你是说就是这种药物可以激发斗气师的斗气修为?”在魔法塔的最顶层,威廉院长用手指夹起了那个白色的药丸,凑近到眼前仔细的看着,接着又闻了闻,这才对程智说道:“你确定是卡斯利莫夫制作的?”程智返回学校后就一路奔向了魔法塔,求见了威廉院长。听到威廉院长的问话,程智点了点头:“是的,校长,我可以肯定,只是卡斯利莫夫制作出来的药丸。”

盖鸣晖威廉院长也早已经知道了卡斯利莫夫的所作所为,点了点头:“阿芙蓉这种药物非常的少见,所以价格也是十分的贵重。虽然有着强效的镇痛作用,但是至瘾性也极强。如果被这种药物所控制,那么被控制的人会对提供药物的人唯命是从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药物控制的力度毕竟有限,想要解除药物的至瘾性也是有一些办法的。只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是的校长先生。”程智点了点头:“校长大人,您想到了什么吗?”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盖鸣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