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我和寡妇房东
版本:v1.2.5
类别:格斗游戏
大小:23514KB
时间:2021-05-15 14:16:21

下载计划

    我和寡妇房东 “会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会很想你很想你,想扑到你的怀里!”

    规则功能

    我和寡妇房东 “喝好饱啦。”

    软件APP介绍

    1.我和寡妇房东 四目相对,两人立刻避开了目光。

    2.恐女症的形成原因,大多是幼年时受到的心理创伤导致的。 柯良吉的童年生活并不算好,因为母亲脾气暴躁的缘故,经常会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打骂他,后来七岁那年,父亲就和母亲离婚了,他跟着父亲一起生活。 读书的时候,因为是单亲家庭,在小学的时候也经常受到欺负,比如被同班的调皮男同学脱下裤子,然后被全班女生都看到,有好几次还被推进女厕所里面,里面的那些女生看他时的眼神,那种充满嫌弃和嘲笑,让他心底发冷。 柯良吉从来不敢跟老师和父亲说这些事。 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他不小心弄坏了一个女同学的书,其实原因也不在他,是别的同学来抢,然后把封面给扯坏了,那个女同学就让他赔一本新的,赔钱也不要,就不依不饶。 柯良吉找了好多家书店都没有找到,回到学校时,发现撕烂的封面被赵雅歌帮忙用胶水仔细粘好了。 赵雅歌和柯良吉是小学同学这事儿,她俩从来没提过,一来是赵雅歌下意识地照顾柯良吉的隐私,二来柯良吉也确实不觉得是什么值得提起的回忆,彼此也都觉得对方早就不记得了。 不过算起来,小学的时候,能稍微说上两句话的女生,也就赵雅歌一个了,她性格文静,成绩又好,还有一头漂亮的长发,只是后来换班之后,两人也没再联系过。 可惜柯良吉将那本修好的书还给那个女生时,对方看出来是粘好的,死活不要,狠狠地推了他一把,膝盖都磕破了,最后还抢走了柯良吉最喜欢的一只笔。 从那之后,柯良吉看到女生就会心慌害怕,不能有任何的身体接触。 柯良吉的恐女症沈郁是知道的,班上的同学也都知道,甚至不少学校的八卦也经常会提到他,只不过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柯良吉早就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从他对自己的形象就能看得出来,不但留着长头发和胡子,三天不洗脸、一周不洗头都是小事,反正他现在自己过得挺自在的,管别人怎么看呢。 作为生理正常的男性,柯良吉也会分泌荷尔蒙,跟别的男生不一样,他对现实中的女孩子没有兴趣,反而钟爱各种二次元少女,这是一种情感转移,越是看多了二次元女孩的各种美好,就越觉现实女孩的丑陋。 只是恐女症这个病就没办法了,只要和女生接近,心理和生理便会同时产生恐惧。医生说,这主要是心理问题,以后结了婚就会好了,这特么不是扯淡么。 意外的是,除了沈郁成了他最好的朋友之外,班上的赵雅歌也跟他俩混到了一起,人称动物园三人组。 对于赵雅歌,柯良吉神奇的不害怕她,这个不害怕是生理上的不害怕,他不会下意识地想逃走,只是心理上还是挺害怕的,觉得赵雅歌要是摸他,那他肯定就当场倒地身亡了。 而在今天,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赵雅歌摸了他,他也没有死掉。 这给柯良吉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他应该要死掉的,怎么可能没事呢!柯良吉想不明白该怎么做了,就给沈郁打了电话,然后事情就这样了…… …… “良吉同学,你吃饭了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吃?” 浅羽梨香穿着围裙,这会儿刚做好饭,沈郁在拿碗筷,她就端着炖好的猪蹄出来放在餐桌上,喷香的肉香味儿便弥漫整个屋子。 柯良吉打完电话之后,就从学校跑到了沈郁家里来,这会儿正坐在沙发上紧张地抖腿呢,他远远地瞥了眼浅羽梨香,便快要被她吓死了,不但长得可爱,还会做这么香的饭,像她这样二次元的美少女跑到了三次元来,对他的威胁度可太高了。 “没、没事,你们吃,我紧张!” 柯良吉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病还是没好,一看到梨香的时候,就总想逃跑。 可为什么、为什么赵雅歌摸他的时候,他没有当场死掉啊! 沈郁端着碗出来了,给梨香盛了小半碗,他自己盛了一大碗,两人面对面坐着吃饭。 “沈郁君,你吃这个!”梨香先夹了一块骨肉最容易分离的猪蹄放到他碗里。 “行了行了,别给我夹,你自己吃……” “这块好肥啦,你吃~” 沈郁连忙用筷子扶着梨香夹过来的这一块猪蹄,放到白米饭上抹一抹,酱汁便抹到了上面,再啃一口软烂的肉,最后扒上两口沾着酱汁的白饭,别提多满足了。 “良吉,你真不吃吗?”沈郁问。 柯良吉瞥了一眼,混蛋沈郁啊,你要做样子,好歹也多拿一个碗吧!分明是怕我抢了你的猪蹄! 见沈郁和梨香在吃饭,柯良吉总感觉空气中弥漫着狗粮,来得真不是时候。 “我吃饱了,吃不下!” “那太可惜了。” 沈郁这才问他:“你跟雅歌搞什么鬼呢,你们的项目做完了?” “今天刚弄好,明天我打包一下给你去部署……哎,不是项目上的事!鸭哥她、她今天把我给摸了!”说到后面,柯良吉的声调都不自觉地高了起来。 “什么意思?”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书领现金红包! “就是字面意思啊!她,鸭哥,赵雅歌!她今天用她的手,两只!捧着我的脸!把我给摸了!” “就这?你是不是惹她了,她一生气就把你摸了?” 沈郁脸色古怪,虽然赵雅歌摸他似乎有点变态,别看她整天污里污气的,但心思还是很单纯的,摸一个男人也确实有点反常,不过一想想,她似乎就没正常过,所以摸了柯良吉也正常,毕竟整天威胁说要摸他,真摸了也不出奇。 “思锅以!!” 浅羽梨香听着满脸写着八卦,也不乖乖吃饭了,捧着小碗赶紧夹了一些菜到碗里,等着柯良吉讲故事好下饭。 “什么就这、思锅的……哎呀,你们还没听懂我的意思……” 柯良吉反问道:“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她摸我吗?是摸这个动作吗?” “诶?不是吗,我都不敢摸沈郁君的脸的。”浅羽梨香扒了一口饭,果然很下饭呢。 沈郁白了她一眼,心想变态如你还不敢?哪天自己要是晕倒了,说不定全身上下都要被她闻个遍呢。 柯良吉手脚并用地解释道:“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她摸了我,然后我还可以出现在这里跟你们说话!懂?” “哦!我懂了!原来良吉同学还活着!”浅羽梨香哒地打了下响指,聪明伶俐地率先反应过来。 直到这时,沈郁才突然想起来不对劲的地方了,也是惊讶地问道:“你没事?你不是不能被女生触碰吗?” “对啊!所以我也懵了啊!我应该死掉的才对!”柯良吉一拍大腿,终于是把问题的关键给两人说清楚了。 “咋回事啊……” “我哪知道啊!” “我问她干嘛突然要摸你!” “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吧……” 柯良吉就开始讲述下午发生的事了。 说来也是倒霉,今天两人的项目刚做好,打算一起去买几本书的,在电梯间的时候,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孩子被人抓了一下屁股,而后她回头看到柯良吉,只看了一眼他的形象,便给他打上了猥琐男的标签,非说是他摸的,闹得不可开交。 柯良吉也不敢跟她说话,全程都是赵雅歌叉着腰跟那个女孩子争论,柯良吉从来没见过鸭哥说话如此犀利,可那个女孩子就是不信柯良吉是清白的。 赵雅歌脑子一抽,便要摸一下柯良吉证明给她看,于是双手捧着他的脸,摸了摸又捏了捏…… ‘你愣着干嘛,快死啊!难道你还想劳资亲上去?!’ ‘我、我……怎么死啊……’ 按以往的经验来看,死掉虽然夸张,但至少也会脸色苍白发抖,满头都是冷汗才对,这也是赵雅歌第一次真的动手摸他了,却没想到没出现这些状况,反倒是羞得满脸通红,心脏怦怦乱跳,丢下赵雅歌,自己像个小姑娘似的一溜烟逃跑了。 “冷静下来后,我细想,这不对劲啊,我咋没事呢,然后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柯良吉说完,靠着沙发看着天花板发呆,脸色惆怅。 不知是今晚的猪蹄好吃,还是他讲得故事精彩,沈郁和梨香都多吃了不少的饭,等他讲完,刚好吃饱。 “雅歌同学好勇猛啊!这也太帅了吧!” 浅羽梨香仿佛能想到赵雅歌为柯良吉出头的模样,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叉着腰撸起袖管,保护着身后小鸡似的柯良吉。 “雅歌本来就是这个性格好吧……”沈郁无语。 “不是的!我有时候跟雅歌同学聊天,发现她其实很温柔贴心的,而且也很善良。”梨香说道。 是吗……沈郁倒是没太注意,只记得赵雅歌整天恶狠狠地威胁他对梨香好一点。 沈郁用牙签挑着牙缝里的肉丝,梨香开始起身收拾碗筷。 “会不会是你的病好了?”沈郁想了想问道。 “不可能!我已经试验过了!” “怎么实验的?” “我坐公交过来的,特意挨到了一个女孩子隔壁,那感觉简直像是在地狱,我都还没碰到她,光是闻着那味儿,我都满头冷汗了!” 柯良吉心有余悸,伴随着自己这么多年的恐女症,哪有那么容易说好就好,别说漂亮女孩子了,就是马路上随便找一个十四岁以上,四十岁以下的女性来亲密测试,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那为什么你偏偏对雅歌就没反应呢?你平时不是挺怕她摸你的吗?” “那我也不知道她摸我,我会没事啊!” “也许是雅歌比较像男人……” “唔……” 柯良吉欲言又止,印象中小时候的赵雅歌,跟现在的性格和形象还是差别很大的,留着长头发,安静又温柔,还会帮他粘书。 如果要让柯良吉说出一个他愿意接触的女生,除了赵雅歌之外,估计也没有别人了。 当然了,儿时的事柯良吉已经不愿去提,赵雅歌估计也早就忘了,于是问题又回到了现在。 “你俩比较有经验,我现在是脑子一片浆糊,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我跑出来之后,没联系过鸭哥,她也没找我,可迟早还要见的啊!她要是摸我摸上瘾了咋办?!” 浅羽梨香在厨房洗碗,闻言兴致勃勃地喊了一声: “良吉同学当然是选择嫁给她啦!” (非常感谢洼雾猫同学的盟主打赏呀!欠两更……还欠大家六更,这些天感冒了,暂时还不上…)

    3.我和寡妇房东 沈郁君真讨厌!哪有人形容可爱的女孩子是母猪的啦!

    4.我和寡妇房东 梨香去年中的花草,在今年春天又拔高了一节,虽然没有繁花锦簇的模样,但至少也看着很舒心。

    5.我和寡妇房东 沈郁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坐在床上,用毛巾擦着脚,思考着今晚怎么安排梨香睡觉的问题。

    软件更新内容

    1.我和寡妇房东 面前是由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拼凑成的爱心,整个房间都布满了鲜花,旁边装饰着粉红色的气球,随着她木木地往前走了一步,一条小彩灯搭建的彩虹道路在两旁闪亮了起来,投影仪也启动了,在洁白的墙壁上投影着一张张她和沈郁在一起的时光回忆。

    2.“你好,我要两串烤小章鱼!”

    3.我和寡妇房东 看着沈郁和梨香有些惊疑的表情,陈韵也是被逗笑了。

    4.我和寡妇房东 “坏人!”

    5.我和寡妇房东 他在她耳边轻声问她:“上次是不是也是你……”

    6.我和寡妇房东 梨香看着蹲在她面前的沈郁,大眼睛显得迷蒙蒙的,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心跳也好快好快,从脖子到脸蛋都红了起来。

    7.“干嘛突然想玩这个啊,你去骑骑马不好吗……”

    展开全部收起